媒体 > 报价信息 > 正文

中央把脉“老基地” 注册制改革将重塑政府与市场边界

17/07/17

  第一炉钢水、第一架飞机、第一艘万吨轮船、第一台1150毫米初轧机……在东北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曾经诞生了数不清的“新中国第一”。而如今,东北经济却面临着严峻的下行压力。近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把脉东北经济发展并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专家表示,尽管东北经济下滑压力很大,但其要素禀赋和转型潜力都十分可观,只要持之以恒地推进改革,东北振兴将指日可待。

  增速下滑 事出有因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 一家之言

  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东北三省增速排名均位于榜单尾部。其中,辽宁GDP增速仅为2.6%,排名垫底;黑龙江GDP增速为5.1%,排名倒数第三;吉林GDP增速为6.1%,排名倒数第四。而同期,排名前三名的重庆、贵州和天津则分别录得11%、10.7%和9.4%的增速。

  有分析人士指出,“新东北现象”表面上看是外需不足、投资拉动减弱造成的“减速”,但实质上是没有解决好的传统产业发展困境和老工业基地深层次矛盾的集中爆发。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瑞看来,东北的问题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第一,它的物质基础虽然丰富,但现在资源枯竭,生产工艺包括基础设施都出现老化,这是其客观条件的问题。第二,东北过去最早建立起计划经济体制,而在新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其经济体制却未能很快跟市场经济接轨。第三,这个区域独有的亚文化也对经济转型发展产生影响。

  四方面着力“变中求进”

  那么,这种“新东北现象”应如何破局呢?

  此次政治局会议为东北经济振兴开出了4剂新药方:一是完善体制机制,坚决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个同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体制机制。二是推进结构调整,下大气力改变传统产品占大头、“原”字号“初”字号产品居多的单一产品结构。三是鼓励创新创业,把创新作为东北内生发展动力的主要生成点,激发调动全社会创新创业激情。四是保障和改善民生,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大连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博士生导师刘凤朝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东北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雄厚的科技积累、完善的产业体系等诸多优势,而且这么多优势都复合在一个地区上是比较少见的,只不过没有获得很好地利用。

  “事实上,政治局会议对东北问题作出了非常准确的判断,一针见血地指出东北问题的根源在于体制机制。未来,只有破除体制机制障碍、进一步放松政府管制、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释放市场竞争活力,创业创新行为才能获得鼓励,企业的盈利才能提升,税收来源便有所保障,从而也就能有更多的财力来改善民生。”刘凤朝分析。

  挖潜力重在转型升级

  下行困难不足惧,补齐短板挖潜力。在不少经济学家看来,东北地区的机遇显然大于挑战。专家普遍认为,东北老工业基地还蕴藏着巨大的活力,装备制造业在世界上还有很强的竞争力。在今后相对较长的一个时期内,东北经济仍将处在以工业经济为主导的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工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在东北经济社会发展乃至国家竞争力提升方面的作用仍将是第一位的。

  实行注册制并不意味着政府监管的弱化,而是政府转型与对监管方向的调整,是政府监管与社会监管、市场自律监管职能的调整与再分工,政府在IPO“前端”收缩“有形之手”是为了更好地在需要发挥功能的地方更好地作为,是重塑政府与市场边界、让市场发挥更基础性的资源配置功能的一个具体体现。

  新股发行注册制在两会期间再成焦点。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桂敏杰日前表示,IPO审核放在交易所是注册制主流方案之一,上交所正进行相关准备工作,对今年推出比较乐观;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预计10月份可以完成三审通过。

  至此,注册制改革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注册制是与核准制相对应的一种新股发行制度,其改革的核心要点是放松股票发行前端管制,弱化IPO准入环节的行政约束,还市场投融资双方自主定价、自主交易的“自由裁度权”。注册制改革最为重要的意义就是将重塑证券市场与政府管理之间的边界,进一步促动政府服务转型。

  在注册制之下,政府的证券发行审核机构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判断,只要公开方式适当,公开信息不存在虚假、误导或者遗漏,主管机关即不得拒绝注册。注册制改革最直接的效果是可以釜底抽薪方式,减少政府监管在IPO过程中由特权存在所可能滋生的寻租行为,有利于重整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降低监管成本。

  但是,在放松前端管制的同时,需要强化后续动态监管以保证上市公司质量与各类投资者尤其是公众投资者的合法利益。因此注册制改革对现行的证券市场法规监管制度、监管体制优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政府有形之手在前端收缩之后,可以用力于强化对市场基本制度建设、监管宏观统筹、协调等职能,比如现行监管主体涉及财政、税收、审计、工商、国有资产管理、证券管理等政府职能部门,就目前来说,监管主体之间职能庞杂繁复,监管主体越位与缺位问题并存,出现监管重叠与遗漏,这些都需要进行统筹协调。因此,实行注册制并不意味着政府监管的弱化,而是政府转型与对监管方向的调整,是政府监管与社会监管、市场自律监管职能的调整与再分工,政府在IPO“前端”收缩“有形之手”是为了更好地在需要发挥功能的地方更好地作为,是重塑政府与市场边界、让市场发挥更基础性的资源配置功能的一个具体体现。

  而股票发行的前端监管则需要依赖市场的力量。注册制改革需要推动建立更强化、更可靠与更可信赖的社会监管机制。在政府监管退出之后,这些职能需要由社会监管与自律监管替代与填补。而强大的外部监管机制同时包括对各类监管的再监管。出于“利益诱致”方面的原因,在外部威慑与社会再监管机制缺失的情况下,中介机构极易被上市公司“俘获”,由此需要政府监管以及社会监管自身相互监管进行制约。而塑造与建立强大、可依靠、可信赖的社会监管机制,以保证对上市公司实质审查的效果,这是注册制改革成功的关键环节。

  “未来,除了体制机制改革之外,振兴东北战略的优化和调整也非常重要。”刘凤朝说,在过去,我们比较重视投资拉动,这在缓解下行压力的同时却也容易带来传统产业体量的增大,因此未来政策上会更注重减税、降费、增加转移支付等政策路径的优化,才能切实激发东北这座“老基地”的“新活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亦指出,如果继续沿用倚重扶持、推迟或避免深层改革的路子,必定无法应对大幅缩减产能、产业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的新挑战,且要延误时机。因此,必须用改革开放的思路和办法,走出一条地区振兴的新路。记者 王俊岭

  注册制改革包括证券监管、新股发行与股市投资在内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制度重塑上的系统工程。从现行市场状况来看,证券市场并没有做到充分的准备,未来改革仍然需要强力推进先迈步实践、再制度完善、以改革“倒逼”制度优化的思路,这也符合决策层反复强调的释放改革红利推动社会进步的思路。

  □傅子恒(万联证券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