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报价信息 > 正文

高位停牌股补跌持续 五家机构被约谈

17/10/09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本报记者 徐金忠

  点击进入行情中心

  本报讯(记者 齐雁冰)近日,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新三板)公布了自2014年以来10家挂牌企业和相关中介机构的违规行为,齐鲁证券等五家主办券商被约谈。

  截至9月21日收盘,复牌连续4个跌停板后的新兴铸管终于打开跌停,虽然收于跌停板,但当天超过16%的换手率说明被套的资金在接近腰斩后出逃。与此相比,此前复牌的云南铜业则连续6个跌停板后才打开跌停。

  在市场非理性下跌之时,紧急停牌一度成为不少上市公司躲避风险、稳定股价等的“有力武器”。但随着市场持续大幅震荡,此前停牌公司在复牌后多遭遇补跌行情。中国证券报记者初步统计100多家“高位停牌”的上市公司基金持股情况发现,多家基金公司的基金产品在上述个股中布局。虽然持股情况各不相同、持股占基金产品的比重也不一,但若停牌个股出现资产重组生变、复牌利好有限等情况,在当前市场情况下,很可能遭遇补跌行情,持股基金产品也将受到相应的不利影响,给投资者带来相关风险。

  补跌不断

  在前期市场非理性下跌之时,停牌避险成为众多上市公司的选择。“停牌避险”之风盛行时,沪深两市共有千家上市公司停牌。随后,不少公司携员工持股、董监高增持等利好复牌回归。

  截至目前,仍有不少上市公司因重大资产重组等事项仍未复牌。在市场持续震荡的情况下,这部分在市场高位停牌且仍未复牌的上市公司正成为风险的聚集之处。近期,部分前期“高位停牌”的上市公司纷纷遭遇补跌行情。以上海佳豪为例,公司在今年3月停牌筹划资产重组事项,停牌5个多月后,携定增收购资产的利好复牌,但复盘旋即遭遇补跌,9月11日至21日期间已经下跌29.23%。而海欣食品于今年6月底开始停牌筹划重组,但经过两个半月的停盘,重组计划未能成形,在9月16日复牌后,公司连续跌停,与此同时,深交所也向公司发函问询多个问题。

  “在目前的市场状况下,高位停牌的公司复牌补跌的概率非常大,不论是携利好复牌还是并未有利好推出,只是补跌的幅度有所不同而已,因为按照同期大盘指数来看,大部分停牌公司股价仍处于绝对的高位。”民生证券分析人士称。

  补跌出现给持有公司股票的基金产品带来压力。Wind资讯资料显示,截至6月30日,富国、东吴、中欧等基金公司的多只产品持有上海佳豪的股票,其中东吴基金等的相关产品是今年上半年新进持股的。而海欣食品的基金持股中,大成基金3只产品的合计持股达1187.03万股,占流通股的9.67%,另外长城、嘉实等公司产品同样持有海欣食品的股票。对比2014年年报和2015年中报发现,大成基金相关产品的持股发生在今年上半年,其持股的成本恐怕并不低,涉及的产品包括大成蓝筹稳健证券投资基金、大成行业轮动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大成高新技术产业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其中仅大成蓝筹稳健证券投资基金的持股数量高达1084.66万股。“补跌行情已经给相关基金产品造成不小的影响,重仓股的补跌更是让基金产品的净值和投资表现受到影响。”上述分析人士说。

  重仓停牌股“骑虎难下”

  “当时跌得厉害的时候,看到公司停牌,有一段时间还是感觉幸运的,但是,市场持续的宽幅震荡行情下,当时的幸运在现在看来倒是更大的风险积累,后续的市场走势和个股表现更难预料。”一位公募基金经理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目前仍未复牌的100多家“高位停牌”公司发现,其背后的基金持股将成为不少基金公司和基金产品的未知风险。如一家基金公司旗下产品持有的停牌股包括首旅酒店、晶盛机电、宝硕股份等等,其停牌的时间集中在3、4月等,所在市场位置不低。另外,南方一家基金公司持有的停牌股中,金刚玻璃、联美控股等的停牌时间则集中在5月,其所处的市场位置可想而知。

  据新三板公布的《自律监管措施信息表》,被公开点名的涉及10家挂牌企业以及企业高管、相关中介机构,挂牌公司包括凯英信业、斯福泰克、蓝天环保、中控智联、中航新材、泰谷圣物、安普能、三信股份、可来博、中试电力等,存在的问题多集中在信息披露方面;涉及的券商包括齐鲁证券、山西证券、中原证券、中信建投和东方花旗,主办券商的违规,多为对企业违规的行为督导不力。

  同样,统计发现,部分基金公司在一些“高位停牌股”的持股并不少。华信国际今年6月12日停牌至今,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13只基金产品的持股达10147.49万股,占流通股的21.58%;东土科技6月2日停牌至今,一家基金公司的5只基金产品持有公司1010.85万股,占流通股的11.29%;通策医疗5月22日起停牌,南方一家基金公司的11只基金产品持有1522.82万股、9.50%的流通股;等等。对比中报和2014年年报发现,上述基金公司的部分产品是在今年上半年持股相关上市公司,其持股的成本并非此前进入的基金产品一样“低廉”,面临的风险和压力更大。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私募产品。上海一家私募基金的投资总监认为,若市场行情没有根本性的改变,“高位停牌”公司带给公司产品的风险难料,“因为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上市公司停复牌时间有着相应的限制,若没有重大资产重组等事项,上市公司停牌的时间窗口有限,若没有重大利好,那复牌后的情形可想而知,布局高位停牌公司的产品,实在是进无可进,而退又是难以预料”。

  信息表显示,新三板对于督导不力的主办券商均采取了约谈措施,5家券商进行了7次约见谈话,其中齐鲁证券一家就被约谈三次。齐鲁证券主办的凯英信业“未及时更正2012年年度报告、未按规定披露会计差错更正应披露信息”,作为主办券商的齐鲁证券因“未能履行持续督导职责”被“约见谈话、要求提交书面承诺”。中试电力公司原董事、董秘刘敏因“未能恪尽职守、履行勤勉义务”于2014年10月20日被约见谈话;三信股份的违规问题是“挂牌审查期间关联方资金拆借事项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作为这两家企业的主办券商,齐鲁证券再次被约谈,原因是“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推荐义务,未能督导申请挂牌公司诚实守信、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完善公司治理”。

澳门百家乐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