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国内 > 正文

“拆迁户哭干部笑”这样好不好 全国妇联十届七次执委会议在京召开

17/07/14

  正是搞强拆违法成本低、获利多,一些地方官员才敢罔顾法治参与到强拆中。而要让强拆回到司法渠道中,就必须实现罪责无遗漏地追究,该追刑责追刑责。

  据中国之声报道,日前一段“拆迁户哭干部笑”的视频,红遍网络:在安徽阜阳某拆迁现场,拆迁户在哭诉并追问拆迁手续,一干部则笑着说:“其他别讲了,你起诉就行了”“正在办理,如果你们不服可告政府。”之后南方都市报报道,当地官方对此回应,出现拆迁争议,是因拆迁户索要的拆迁补偿远高于评估。

  全国妇联十届七次执委会议11日在京召开。会议传达了中央书记处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国妇女十一大筹备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主持会议并讲话。

  沈跃跃在讲话中说,即将召开的中国妇女十一大是全国各族各界妇女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筹备召开好中国妇女十一大,关键是要将党的十八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全面体现和贯穿到筹备工作的全过程,落实到妇联的各项工作中。要认真贯彻中央书记处重要指示要求,全力以赴、精益求精,圆满完成筹备召开中国妇女十一大的各项任务。沈跃跃要求,把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作为推动工作的强大动力,以教育实践活动的成果为开好中国妇女十一大、推进妇联工作提供坚强保障。

  就视频反映的事件来说,其来龙去脉尚待权威查证,但一边是拆迁户哭一边是干部笑,反差如此强烈的画面,难免引燃舆论的批评。从舆论反响看,此事是非固然须厘清,更耐人寻味的,是涉事干部“不服告政府”的表态,这投射出了一些地方官员搞强拆时的现实逻辑。

  现实中,地方官员干部跟强拆“有染”,甚至是幕后主使的现象并不少见,而某些官员也确实不怕告。他们甚至有底气“鼓励”拆迁户司法维权,这不是因为其强拆行为有多合法,也不是尊崇法治思维,而是顺承着一套“实用”的强拆逻辑。

  首先,漫长司法程序的远水解不了维权者的“近渴”。尽管2011年国务院颁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将行政拆迁变更为司法拆迁,明确强拆行为只能依法由法院来执行,但一些官员假手拆迁公司,甚至黑恶势力搞暴力强拆的现象仍存在,哪怕其拆迁规划、土地征用手续不全。

  究其原因,是他们不怕打官司:毕竟对拆迁户们来说,这意味着要承担诉讼的时间精力成本,基于累讼之艰,有些人也耗不起;就算其打赢了官司,迄今还没有法院判决过被非法拆迁的房子需“恢复原状”的,而赔偿主体基本上就是拆迁补偿款。对部分官员而言,强拆诉讼反正“不赔本”,房子拆成功了则是政绩。像今年2月曝光的河南郑州“拆迁官司打一半房子没了”事件,当事人起诉区政府,有关部门表示“误拆”,但至今不了了之。

  更何况,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有些地方司法部门在行政干预下,审不了、不敢审拆迁官司。如今全国各地推出了立案登记制、行政诉讼异地管辖等改革,意在解决这一积弊。但拆迁户依法维权之路仍未完全疏通。

  还有,就是司法实践中很少追究一些官员在强拆中的法律责任。本来不通过法院搞强拆即违法,更别说有些强拆还伴随着殴打、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故意损毁他人财物等严重违法犯罪行为。但从以往案例看,哪怕闹出人命,相关官员被追究法律乃至刑事责任的都少,最多是受些行政处分。

  也正是搞强拆违法成本低、获利多,一些地方官员才敢罔顾法治参与到强拆中。这种逻辑,是对法治的踩踏。基于此,必须让强拆回到司法渠道中,实现违法必究,且是罪责无遗漏地追究,该追刑责追刑责,不能以追责疏漏纵容强拆行为。

  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遵义考察时说,“党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拆迁过程中能否实现正义,也要看民众是哭是笑。这次“拆迁户哭干部笑”,无疑也是评价当地行政效果的最直观标尺。(社论)

  会议审议了中国妇女十一大报告(审议稿)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章程(修正案)》(审议稿),通过了相关决议。(记者 黄小希)

本文由365体育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