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高清新闻 > 正文

成都警备区政委:当兵不能像打工 多媒体《上海抗日救亡分布图》发布

17/06/19

  成都警备区深入开展战斗力建设专题讨论 用实战要求绷紧备战之弦

  “我们离能打仗、打胜仗的距离到底还有多远?”3月上旬,四川省成都警备区组织开展的“能打仗、打胜仗”专题研讨论会上,参谋长董智勇看似简单的第一问,引发了官兵们的思考。

  上海是中国抗击日本侵略的重要城市。今天上午,一幅由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与腾讯网共同制作的多媒体《上海抗日救亡分布图》正式上线公布。该图以地理信息系统数据库、GIS技术为支撑,以直观、科学的时空分布图为表现形式,再现了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间两次淞沪战役及与八年抗战相关历史要素。

  本地图相关历史要素全部由上师大都市文化中心提供,图中所标注的每个抗战历史要素的名称、时间属性和空间坐标,以及图中所附文字注释,均经过历史学、历史地理学方法的严格考证,并进行了实地考察。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国抗战史研究的上师大教授苏智良介绍说,以前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历史要素人们只知其名,也知道确有此事,但对于它们所发生的地点及具体位于现在什么位置却非常模糊。因此,研究团队对发生在孤岛时期上海境内的抗战事件进行了大量的考证,并最终确定了其现在的大体方位。比如,汪日会谈的地点“重光堂”、日本海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儿玉机关旧址”、日特“三十四号”旧址等。

  由于警备区担负任务的特殊性,个别官兵打仗意识淡薄,甚至认为当兵也是打工,是为了生活。对此,该警备区政委陈江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兵不能像打工,仅仅为了一点报酬,必须树立献身使命、报效祖国的崇高理想。”参谋长董智勇也认为:“在警备区工作同样是干准备打仗的事。第一,征兵,为部队输送的兵员质量怎么样,直接关系到部队战斗力生成;第二,国防教育,强化党政领导和广大群众的国防意识,关系到整个国防建设的质量。”

  让官兵树立打仗意识,关键在于抓好军事训练。作训办参谋杜彬说:“突出抓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采取实兵对抗、网上对抗等形式,提高实战化训练质量,才能让官兵闻到硝烟味。”优秀参谋王兴康说:“周密制订各类作战预案,反复进行作战进程模拟训练,经常开展战备演练才能绷紧战备弦。”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逐渐对“能打仗打胜仗”达成了共识。

  笔者在现场看到,通过“集体献计”,一条条紧贴警备区实际的措施“新鲜出炉”:按实战要求对新年度训练计划逐阶段、逐课目、逐要素进行“会审”,严把训练关口;严格按大纲组织“课程化”军事训练,全面推行“岗位轮训、挂钩结训、军地合训”训练模式;集中人力、物力、财力推进民兵应急分队建设;分类组织首长机关带民兵应急分队进行课题式演练,建立考比拉长效机制……大家的热烈讨论变成了一条条实实在在的硬杠杠,为战斗力生成划出了标准。(陈科先、特约记者冯超)

  今天发布的《上海抗日救亡分布图》,除了包含抗战初期上海各界各种救亡协会、救国会、联合会等旧址外,还包括一个非常重要的《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形成图。以地图的形式全面展示《义勇军进行曲》创作与传播过程的,这在学界尚属首次。这张地图中不仅考证了《义勇军进行曲》曲作者聂耳、词作者田汉20世纪30年代在上海的不同寓所,同时也考证了在《义勇军进行曲》创作与传播过程中做出贡献或产生影响的人物,如电影《风云儿女》的编剧夏衍、《义勇军进行曲》的定名者朱庆澜、参与配乐的贺绿汀、《风云儿女》的主演袁牧之等人的寓所与事迹。图上不仅凸显了两位创作者的突出贡献,也明晰了他们背后创作团队的作用,同时还结合上海城市史的视角,考证了在《义勇军进行曲》创作过程中的唱片制作单位东方百代公司、《风云儿女》的制作单位电通公司、《风云儿女》的首映地点金城大戏院等,力图揭示《义勇军进行曲》创作与传播的城市环境与时代背景,试图解释这首抗战歌曲诞生于上海这座伟大城市的历史必然性。

  苏智良教授说,为了便于人们更加简单、直观、便捷地了解有关上海抗战历史要素,他的研究团队将最终呈现五幅有关本地抗战的系列历史图,分别为《上海抗日救亡分布图》、《上海淞沪抗战分布图》、《上海抗战组织机构分布图》、《上海抗战日军暴行分布图》和《上海抗战慈善救助分布图》。(王蔚)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最新地址,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