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高清新闻 > 正文

军报谈南海诸岛 周恩来曾写信给郑洞国

17/08/09

  老祖宗留下的领土不容侵犯

  ——史料雄辩证明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1948年10月,人民解放军争取长春国民党军10万人起义与投诚,长春和平解放。图为国民党军队缴械后,我军司号员吹响胜利的号角。

  1948年10月,人民解放军争取长春国民党军10万人起义与投诚,长春和平解放。图为国民党军队缴械后,我军司号员吹响胜利的号角。

  ■胡德坤 韩永利

  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结果出笼,这一裁决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非法无效,纯属废纸一张。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和相关权利的历史事实是确凿的,历史脉络是清晰的,历史依据是充分的,历史地位是合法的。

  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这是国际法认可的历史性权利

  发现、命名和有效管理,是国际法确定领土主权归属的基本原则。

  大量文献资料证明,中国是最早发现并命名、最早开发经营和持续管辖南海诸岛的国家,南海海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先民长期利用、从事渔业生产的海域。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这是国际法认可的历史性权利。

  ——南海诸岛是中国人最早发现和命名的。

  早在公元前2世纪的西汉时期,中国先民就发现了南海诸岛,并进行命名。三国时期吴国万震所著《南州异物志》将南海称为“涨海”,将南海中的岛礁称为“崎头”。三国时期吴国的交州中郎将康泰,奉孙权之命出使扶南(柬埔寨),路过南海诸岛,看到“涨海中,倒珊瑚洲,洲底有盘石,珊瑚生其上也”的景象,记载在《扶南传》中,成为世界上最早对南海诸岛珊瑚岛礁及其成因进行解说的文献。南宋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以“长砂(长沙)”“石塘”统称南海诸岛。

  中国明代初步形成了南海四群岛的概念,黄衷的《海语》记载的“万里石塘”,在乌潴、独潴二洋之东,指的就是西沙群岛和东沙群岛。黄衷还提到,“万里长沙在万里石塘东南,即西南夷之流沙河也。”这里“万里长沙”当指南沙群岛。明代中叶以后,中国官方和民间有许多对南海诸岛命名的记载,如《渡海方程》《桴海图经》《顺风相送》等。至清代初年,中国南海四大群岛概念更为清晰。雍正八年(1730年),台湾总兵陈伦炯在其《海国闻见录》中分别以南澳气、七洲洋、万里长沙、千里石塘来指称南海四大群岛。作为中国民间航海手册的清代《更路簿》,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均有数十处通俗性命名。清末李准巡海,对西沙各岛礁进行了官方性质的命名。

  ——南海诸岛是中国人最早开发和经营的。

  中国历代史籍都记载了中国先民在南海和南海诸岛进行的开发生产活动,主要体现为:其一,渔业生产。东汉杨孚的《异物志》、晋代张勃的《吴录》等书中,都记载了中国渔民的生产作业已经扩展到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一带海域。北宋张师正《倦游杂录》记载了中国五代至宋代时期中国人在南海采集珍珠的情况。南宋末年,南沙群岛已成为我国南海主要渔场。中国渔民长期居住于西沙、南沙群岛,其中很多岛可打井获取淡水。中国渔民在岛上种植椰子树、香蕉、蔬菜,建有住房、庙宇等建筑,还立有石碑。

  其二,中国人最早开拓了南海航路并进行中外航海贸易。在汉唐时期,中国商船满载丝绸、瓷器,从广东、广西出发,途经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进入马来半岛、穿过马六甲海峡,经暹罗湾、孟加拉湾,到达印度半岛,开辟了丝绸之路。至宋元年间,指南针广泛应用于航海,中国商船的远航能力大为加强,经南海贯通东南亚、波斯、阿拉伯、非洲。明代郑和七下西洋标志着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到了极盛时期。中国商船经过南海时,一般会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停靠。经考古学家考证,在西沙群岛发现了汉代陶瓮残片、铁铲等,在南沙群岛发现了汉代铜币五铢钱、唐代开元通宝、宋元瓷器等。

  ——南海诸岛是中国最早纳入管辖和巡海管控的。

  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在南海的相关权益,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确立的。历史上,中国对南海诸岛进行了持续、和平、有效的管辖。早在北宋时期,中国海军就海巡至西沙群岛。据北宋《武经总要》记载,北宋庆历年间,设置广州海军指挥使,并建立广南巡海水军,以保障海域安全和海上贸易、航行和生产。据清代明谊编著的《琼州府志》记载,宋朝已将南海诸岛置于广东海南岛的万州管辖之下。在明清两朝的航海图和官方舆图中,明确将南沙岛屿标注在中国所辖领土范围之内。清朝《皇清各直省分图》之《天下总舆图》《大清一统天下全图》等,都将南沙群岛列入清朝版图。清朝康熙年间,广东水师副将吴朸率领水师巡海,“自琼崖,历铜鼓,经七洲洋,四更沙,周遭三千里,躬自巡视”,这表明中国水师海上管控能力已到达南海南部。

  昭昭青史仍在,凿凿证据如山。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寸也不能丢。

  历代中国政府都为维护南海诸岛主权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具有承前启后的完整历史链接

  伴随着近代西方殖民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中国南海诸岛领土主权受到冲击和侵蚀。法国、日本先后觊觎和窃占南海部分岛礁,中国由此开始了艰难的维权斗争,并在维权中承继先人对南海诸岛的开发与管辖。

  1898年,法属印度支那殖民当局试图在中国西沙群岛非法建立军需站、修建灯塔。1909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扶波”“琛航”等舰巡视东沙、西沙群岛,并在永兴岛上升旗鸣炮,在诸岛立碑明示。

  1931年,法国借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之机,于12月4日向中国驻法使馆发出照会,声称对西沙群岛拥有所谓“先有权”。1932年11月,中国政府外交部视察专员朱兆莘在给法国驻广州领事的公函中严正指出:“西沙群岛隶属中国版图实无疑义”。1933年法属印支当局侵占中国南沙群岛中的九个岛屿,引发中国民众群起抗议,中国政府与法国当局进行严正交涉。中国政府组成由外交部、内政部、海军部等领衔的“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于1934年至1935年专门审定中国南海诸岛各岛、礁、滩、沙名称,并出版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图》,明确标绘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属中国版图,向全世界宣示了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

  1939年,日本侵占了中国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将其分别更名为“平田群岛”和“新南群岛”,并划归日本台湾总督府管辖。1941年12月9日,中国政府正式对日宣战,昭示中外“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关系者,一律废止。”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中国政府在开罗会议上提出了收复所有失地的要求,得到了美英等国的赞同。

  二战后期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确立战后国际秩序的文件,要求日本将窃取的中国领土归还中国。战后,中国收复被日本侵占的台湾和澎湖列岛、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中国有关行动当时得到了美国麦克阿瑟将军的支持。中国军政人员乘坐美国提供的军舰,分赴西沙和南沙群岛举行接收仪式,树碑立标,派兵驻守,进行地理测量,于1947年对南海诸岛进行了重新命名,并于1948年在公开发行的官方地图上标绘南海断续线。

  1951年,美国主导下的《旧金山和约》,违背《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关于日本归还中国领土的规定,在条款中只提日本宣布放弃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而不提其归属中国。有鉴于此,同年8月,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发表声明严正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威岛(指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之不可侵犯的主权,不论美英对日和约草案有无规定及如何规定,均不受任何影响。”1958年9月,中国政府发表关于领海宽度的声明,宣布中国的领海宽度为12海里,强调此项规定适用于东沙、西沙、南沙和中沙群岛。

  1974年2月,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再次指出,“南沙、西沙、中沙及东沙群岛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及其附近海域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1983年,中国政府为实现全国地名标准化,对南海诸岛地名进行了普查,并按照《国务院关于地名命名、更名的暂行规定》精神,公布了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总计287个。

  以上事实证明,近代以来面对列强殖民主义侵略,中国历代政府都旗帜鲜明地为维护南海诸岛的主权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中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具有承前启后的完整历史链接。

  日法美菲等国大量文献资料,证明南海诸岛是中国的领土

  许多外国文献记录了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中国人在南沙群岛生产、生活的事实。

  据日本《新南群岛沿革略记》记载,清朝同治年间,中国人在南沙群岛的北子岛上建有坟墓和神庙。1918年,日本海军退伍中佐小仓何之助乘“报效丸”往南沙群岛探险、调查矿产资源状况,曾到达双子岛等南沙岛礁,其在《暴风雨》一书中记载:“我们在南子岛上遇到三位中国渔民,携有罗盘和地图,从事渔捞生产”。1932年,日本出版的《大百科事典》中记载,“西沙岛(即西沙群岛),中国广东省南端的群岛……古书中时以七洲洋之名出现。中国政府恐该岛为他国所夺,派委员进行调查,计划加以经营。”

  1921年8月28日,法国内阁总理兼外长白里安宣布:“由于中国政府自1909年就已确立自己的主权(指李准巡视西沙群岛事),我们现在对这些岛屿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法国1933年出版的《世界著名之殖民小岛—中国海的小岛屿》一书明确记载:“九岛之中,惟有华人居住,华人以外并无其他国人。当时西南岛(即南子岛)上计有居民七人,其中有孩童二人……其他各岛,亦到处可见渔人居留之遗迹。”1965年,法国出版的《拉鲁斯国际地图》中,将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和东沙群岛的中国名称用法文进行标识,并在各岛名称后注明属于“中国”。

  1923年英国海军部出版的《中国海指南》记载,在安波沙洲发现有中国人的“陋屋之遗迹”;“地萨岛(即今郑和群礁),海南渔民,以捕取海参、贝壳为活。各岛都有其足迹,亦有久居岩礁间者。海南每岁有小船驶往岛上,携米粮及其它必需品,与渔民交换参、贝。”并记载太平岛“常为海南渔民所栖止,捕取海参及贝壳等”。1938年4月,英国派出军舰非法勘察南沙岛礁中业岛、西月岛、马欢岛、费信岛、太平岛、南威岛以及美济礁,发现很多岛礁上有中国神庙和建筑。英国外交部1972年的文档中援引美国文献资料写到: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张应当追溯到15世纪,其证据不仅包括各种地图,也包括历史事实,即“自古以来中国渔民每年都会到南沙群岛捕捞作业,这些渔民为了在岛屿周边水域中捕捞曾一直住在各岛礁上”。

  美国在统治菲律宾时期,由美西与美英三个双边条约确定了菲律宾领土界限,即1898年美国与西班牙签订的《巴黎和平协议》,1900年《美西关于菲律宾外围岛屿割让的条约》,1930年美国与英国缔结的《关于划定英属北婆罗洲与美属菲律宾之间的边界条约》。中国南沙群岛及黄岩岛均不在条约规定的菲律宾领土范围之内。1933年,在法国侵占中国南沙群岛“九小岛事件”中,美国国务院明确宣布:“既不考虑该群岛为菲律宾之领海,复以该问题无关菲律宾之利益。”1961年,在美国出版的《哥伦比亚平科特世界地名辞典》中,对“南沙群岛”条目的表述是:“南中国海的中国属地,为广东省的一部分。”

  对于南海诸岛属于中国这一点,菲律宾其实也心知肚明。1946年菲律宾独立后,其国内法和与其他国家缔结的有关条约,都认可美西和美英三个国际条约的法律效力。菲律宾官方地图是明确将南沙岛礁划在中国版图内的。菲律宾总统府地图勘测委员会1964年初版和1970年再版的《菲律宾地图》中,南沙岛礁都被标注在菲律宾领土范围之外。由此可以肯定,20世纪70年代菲律宾窃占中国南沙部分岛礁,既违背其认可的国际条约,也违背其自己订立的国内法,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

  上述日、法、美、菲等国史料,有力证明了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

  史实是最雄辩的,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任何外国的图谋、窃占与诡辩,都不能改变这一铁的事实。

  (作者为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教授)

   上图是水下沉船遗址发掘现场,下图为在西沙群岛发现的古代钱币。(资料图片)

  考古证明中国人民是南海诸岛的真正主人

  20世纪以来,中国考古学家多次对西沙、南沙群岛进行考察,在岛上发现了大量的遗迹和遗物,充分证明了历代中国人民在南海诸岛上长期生产、生活,中国人民才是南海诸岛真正的主人。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南海诸岛上的古物陆续被发现。二战结束后,随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从日本侵略者手中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国政府和考古工作者加大对南海诸岛的考古科研力度,发现了大量古代人民在此生产、生活的痕迹,其中既包括从秦汉时期一直到近代的铜钱货币,也有中国人民在岛上生产居住的遗物和遗迹。

  考察过程中,在西沙群岛甘泉岛发现了唐、宋时期的居住遗址,出土了50多件日常生活用的陶瓷器,以及铁刀、铁凿等生产工具,并收集到炊具铁锅残片、宋代泥质灰褐陶擂体残片和宋、明代钱币等遗物。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全富岛、北岛等多个岛礁上出土了明、清时期的中国瓷器。在西沙群岛的琛航岛、北岛等岛礁发现了中国先民自明代以来留下的祭祀遗存,包括土地庙、兄弟庙(孤魂庙)、娘娘庙、“石庙”等13座小庙。

  在南沙群岛太平岛上发现明末至清中叶时期中国先民在岛上生活的遗迹,包括瓷器、铁钉、打火石、动物遗骸(鸟、龟、贝壳等),以及清代船家墓碑等遗迹。在郑和群礁发现有秦汉六朝时期的陶片和五铢钱、唐代钱币、宋元时期福建民窑仿龙泉窑产品、明清时期广东民窑产品等,还发现清代船家留下的墓碑、神庙、水井等遗迹。在道明礁发现有六朝时期陶片,大宗明代景德镇窑系青花瓷。在永登暗沙发现有唐代四系陶罐,在福禄暗沙发现有宋代钱币,以及清代青花瓷器。在大现暗沙发现宋元青瓷器和明清青花瓷。在皇路礁发现有“熙宁重宝”钱币和闽粤地区民窑青花瓷器。在南通暗礁发现有宋元青瓷和明清青花瓷。

  南海诸岛的考古发现表明,最晚至唐代,中国人民已经在南海诸岛有关岛礁定居,留下了瓷器、铁刀、铁凿等生活用品以及鸟骨、螺壳等生活遗弃物。当时中国渔民的航行、生产范围更是遍布南沙群岛海域。进入宋代,南海成为重要的中外贸易通道,进入繁盛时期。从中国沿海福建、广东等地起航的船队,满载瓷器等中国产品和中国货币,驶经南海海域,从事远洋贸易。明清时期,南海海域还呈现出繁荣的捕捞景象,福建、广东、海南岛以及居住在南海诸岛上的渔民,在这里从事捕鱼、养殖等生产活动。西沙、南沙群岛的许多岛礁上留存着中国人民的居所、水井、庙宇、墓葬等遗迹。

  大量的考古证据表明,中国人民最先来到南海和南海诸岛,他们在这里劳动、商贸和生活,历经千年,延绵不断。这充分说明,中国人民是南海诸岛的真正主人。

  编者按:《党史文汇》发表文章《策反国民党东北守军纪事》。文中记述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解放军除在军事上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国民党军队的有生力量外,在政治上也积极开展了大规模的瓦解敌军的工作。通过秘密策反而起义、和平改编和投诚的国民党部队官兵总数达117万人,占国民党全面发动内战时总兵力430万人的27.2%。周恩来曾写信给郑洞国,这对长春守军投诚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摘编如下。

  六十军起义后,中共中央军委对被围困在长春的郑洞国兵团部和新七军的前途甚为关注,曾来电指示东北局、东北军区和第一兵团:围长春各部队对郑洞国取威逼政策,暂时不予攻击,以促其变化。郑洞国系黄埔军校第一一期毕业生,人老实,在目前情况下可争取起义、投诚,这对整个黄埔系的影响当会很大。应派适当人员与郑进行谈判。与此同时,周恩来副主席和林彪司令员均发来致郑洞国的信件。

  周副主席致郑洞国信的原文是:

  洞国兄鉴:

  欣闻曾泽生军长已率部起义,兄亦在考虑中。目前全国胜负之局已定。远者不论,近一个月,济南、锦州相继解放,二十万大军全部覆没,王耀武、范汉杰相继被俘,吴化文、曾泽生相继起义,即足证明人民解放军必将取得全国胜利已无疑义。兄今孤处危城,人心士气已背离,蒋介石纵数令兄部突围,但已遭解放军重重包围,何能逃脱。曾军长此次起义,已为兄开一为人民立功自赎之门。届此祸福荣辱决于俄倾之际,兄宜回念当年黄埔之革命初衷,毅然重举反帝反封建大旗,率领长春全部守军,宣布反美反蒋、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赞成土地改革,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则我敢保证中国人民及解放军必将依照中国共产党的宽大政策,不咎既往,欢迎兄部起义,并照曾军长及其所部同等待遇。时机急迫,顾念旧谊,特电促速下决心。望与我前线萧劲光、萧华两将军进行接洽,不使吴化文、曾泽生两将军专美于前也。

  周副主席给郑洞国的信,对长春守军投诚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根据中央电令精神,我东北野战军总部当即派第一兵团解沛然参谋长为全权代表进城与守军谈判,处理有关事宜。

  解沛然进入长春城后,将周恩来给郑洞国的信交给前来接洽谈判的新七军副军长史说。史说看过信后,认为军长李鸿正患病卧床,而他作为副职,号召力有限,难于服众,如果起义,可能会发生动乱,引起内部残杀,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兵团领导。可是郑洞国的态度仍很顽固,愚忠“党国”的思想很深。10月18日下午,郑洞国来到新七军军部召集师以上将领开会, 督促按照蒋介石的命令突围。各将领都默不作声,经郑洞国再三催促,副军长史说才开了腔:“眼下官兵饿得腿脚浮肿,行军困难,况且途中还有共军拦截,这些情况你是知道的。”接着暂六十一师师长邓士富站起来大胆地说:“我们的部队不能打了。目前的情况,突围已不可能,建议司令官暂时维持现状,再徐图别策吧。”郑洞国看到会议再开下去也不会有什么进展,故而只好宣布散会,一言不发地冲门而去。

  郑洞国兵团之副参谋长杨友梅、新七军副军长史说、参谋长龙国钧、新三十八师师长陈鸣人等,见大势已去,突围不成,守亦不成,生死的抉择摆在面前。本来寄希望于兵团司令员郑洞国,然而郑洞国的态度仍很顽固,于是商定新七军全军自动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

  10月19日上午,当解放军按照双方达成的协议,接收中正广场和中央银行大楼时,郑洞国因不知新七军与解放军谈判达成的条件,所以仍率兵团部机关和特务团据守在大楼内,拒绝放下武器。在这种情况下,解放军仍未以武力强攻,而是命令独九师将郑洞国兵团部大楼包围起来,促其变化,尽最大努力争取郑洞国投诚。

  郑洞国被围困在银行大楼里,此时已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境地。他将长春的全部情况向国民党东北“剿总”做了汇报。不久,杜聿明打来电报,说他拟请蒋介石派直升飞机接郑洞国出去,问有无直升飞机的降落地点。郑洞国复电:“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况亦不忍心抛离部属而去,只有以死报命。”

  独九师一团担任了包围郑洞国兵团部的任务。他们根据解沛然参谋长的指示,利用海上大楼可直接通郑洞国兵团部的电话,向其展开政治攻势。团政委朱军和团参谋长师镜,与郑洞国兵团部参谋处长郭修甲沟通了联系,双方同意谈判。19日晚8时,郑洞国兵团副参谋长杨友梅派人接解放军代表朱军和师镜去银行大楼谈判。郑洞国兵团部的正式代表为少将参谋处长郭修甲和数位参谋,谈判中他们提出三个条件:(一)放下武器后,要保证所有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二)郑洞国不在报纸和广播电台发表讲话;(三)对外宣传时,讲郑洞国伤后被俘。

  朱军和师镜立即将谈判情况向解沛然参谋长作了汇报。解参谋长微笑着对郭修甲等人说:“此次你们放下武器,并不是耻辱,而是很光荣的一件事。你们这样做,正是给人民做了好事,好事是应该宣传的。”解参谋长又说:“你们这样做,我们很欢迎,这也是一种形式,是解决长春问题的一种办法。”

  10月18、19两日,新七军和国民党驻长春的地方部队、郑洞国兵团部纷纷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23日,国民党中央社报道说:郑洞国已经“壮烈成仁,为国捐躯”。蒋介石号召党政军高级官员学习郑洞国杀身成仁、忠于党国的精神。

  (资料来源: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官网)

  岂知就在此时,向我投诚的郑洞国等一批国民党高级将领已经安全抵达解放区,在哈尔滨受到热烈欢迎。

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