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高清新闻 > 正文

大校:阿根廷买枭龙或是花钱打水漂 为不耽误任务独自就医

17/10/08

资料图:巴基斯空军装备的枭龙战机

资料图:巴基斯空军装备的枭龙战机

  阳春三月,天山脚下依然寒气袭人。冒着漫天风雪,董海政又出发了。

  他的面前,是一座座绵延无尽的摩天峰峦。高山厚土、牛羊成群,一路上满目的壮美河山,在董海政眼里却都是另一种模样:海拔、高程、经纬……

  军情解析

  钱报智库徐勇凌独家解读中阿战斗机项目

  歼-10更适合阿根廷

  南美成我军机出口突破口

  如果前述报道均属实,FC-1“枭龙”和歼-10“猛龙”,阿根廷选哪款战机的可能性更大呢?

  我们特别请教了身兼歼-10功勋试飞员和空军理论专家的钱报智库专家徐勇凌大校,他很干脆地告诉记者,如果阿根廷人足够理性,就会选择歼-10。

  买“枭龙”或许是花了钱打水漂

  “‘枭龙’是成飞集团专为第三世界国家市场而研发的一款轻型战机,优点是便宜、性价比高,单价才3000多万美元。”但是徐勇凌指出,“枭龙”毕竟最早的渊源是歼-7,严格意义上不算四代机,作战效能比较低端。

  英国目前在马岛部署了6架“台风”战机,其实四五年前是4架。一旦局势紧张,或者仅仅阿根廷升级其空军装备,英国随时可以沿着“本土-直布罗陀-阿松森岛-马岛”的路线,源源不断地飞来“台风”战机甚至E-3预警机。

  “14架FC-1,看上去对6架‘台风’有数量优势,但是英国完全可以在马岛部署一两个中队的‘台风’以及预警机。”在徐勇凌看来,既然无法以多打少,单机战斗力又明显处于劣势,那么引进FC-1其实对改善马岛方向的态势没有实质性帮助。“砸下去的钱就算比买歼-10少,也是浪费。”

  只有歼-10B才足以抗衡“台风”

  如果阿根廷装备了新型的歼-10B,同为四代半战机,装备相控阵雷达的它与“台风”完全有一战之力,毕竟“台风”目前还装着传统的脉冲多普勒雷达。

  除了五代机水准的先进航电设备,歼-10B还能挂载全球顶尖水准的国产空空导弹——包括主动雷达制导的中距弹霹雳-12,以及红外成像制导的格斗弹霹雳-10,丝毫不逊于“台风”的美制中距弹AIM-120和“响尾蛇”格斗弹。

  如果部署在马岛方向,歼-10有限的作战半径会令人担忧,毕竟马岛距离阿根廷本土有500公里之遥。不过歼-10B有空中加油功能,如果能够同步引进加油机,这并非太大的问题。

  “除了面对传统列强英国,阿根廷周边的地区强国智利、巴西都引进四代机了,自家都还是那些旧货,面子上受不了。”徐勇凌说,智利向美国买的F-16战机2008年就交付了,目前拥有46架,还有1架以色列“秃鹫”预警机、3架KC-135加油机。而巴西去年与瑞典签署购买108架“鹰狮”的协议,首批28架预计2019年到货。

  在这样严峻的战略环境下,阿根廷要想获得选择自由和回旋余地,必须选择同一等级的装备——只能是歼-10的新型号。“一旦引进战机和弹药生产线,阿根廷能够源源不断地生产先进战机,将使英国千里迢迢从本土投送力量的成本高到难以承受,无论是陆基航空兵还是航母特混编队。”

  南美是中国军机出口的理想突破口

  “军售是个敏感的领域,开始从别国买武器,任何国家都会很谨慎。但是一旦打开这扇大门,就有很高的稳定性,会长期保持军售关系。”

  徐勇凌举了个例子:印度从1960年代起向苏联购买武器,到现在已经非常习惯、并且信任俄罗斯的装备了。印度空军最新的126架战机大单,法国的“阵风”战斗机虽然以“跳楼价”中标却迟迟没进展,现在一说要涨价,很可能就要黄掉。“别说法国,连美国要卖武器给印度都不容易。”

  “以前中国作战飞机不好卖,一方面因为相关国家压制我们,另一方面的确质量上有欠缺。但现在的中国航空工业绝非‘吴下阿蒙’了。”徐勇凌认为,中国一定要坚定地寻求国产先进战机在国际市场上的突破,突破口或许就在委内瑞拉、阿根廷这样的南美国家。

  “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用这句歌词来形容总参某测绘导航基地助理工程师董海政的日常工作,很是恰当。在测绘兵眼里,山川、峰峦都将化作一串串枯燥的数字,成为一张张或平面、或三维的地图。

  9年多来,董海政几乎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奔波在天山南北,曾2次勇闯“无人区”罗布泊、3次翻越“生命禁区”喀喇昆仑山、4次穿过“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仅看这些地域前面的形容词,其中的艰辛就可想而知。

  2006年的一天,董海政奉命在车尔臣河附近执行测绘任务时,一条20多米宽的小河挡住去路,他跟向导刚嶼水走了几米,就感到脚下的泥沙快速塌陷。

  “快走!”向导拖着董海政跌跌撞撞地冲到对岸后,一脸后怕地说:“那是比沼泽更加凶险的流沙,如果陷下去就完了!”

  类似凶险情况,董海政与战友经历过多次。该部自组建以来,先后有37名官兵倒在了边疆的雪山、达坂和河流之中。有人说,测绘兵是和平时期最艰苦的兵种之一,因为只要是祖国的疆土,无论什么地方,无论有无人烟,都需要测绘兵去丈量、去描绘、去呈现。

  2008年夏天,董海政带领作业组在库尔勒执行任务。没有路,只能徒步,雇毛驴驮运物资设备。酷暑中,他们走了8天,没想到快到达指定位置时,意外发生了:从山坡上滚落的石头砸中了一头毛驴的腿。毛驴受到惊吓,蹄子重重地踢在董海政的大腿上,鲜血顿时染红了裤管。董海政只是简单地在伤口洒了些药粉,缠上纱布,又忍着剧痛,一瘸一拐地向目的地进发。

  这些事,董海政的妻子张蓉蓉一直被蒙在鼓里。张蓉蓉随军前是江苏盐城一所重点中学的老师,为了支持丈夫工作,她放弃安稳的工作随军来到新疆。2010年7月,董海政随队赴阿尔泰山作业。此时,张蓉蓉已有孕在身,她没想到,丈夫这一去差点儿与她阴阳两隔。

  那天,天气骤变,暴雨倾盆,眨眼之间,山涧沟谷激流轰鸣,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泥石流和山体滑坡。道路泥泞,汽车怎么也过不了达坂。

  紧急关头,董海政提锹下车,带领大家铲出一段近百米的搓板路,人员车辆安全脱险。然而,在海拔4000多米高原上经过此番剧烈运动,董海政肺泡破裂,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

  附近的医院根本救治不了董海政,必须返回乌鲁木齐。考虑到时间紧、任务重,董海政坚决不让战友陪护,独自一人随车下山。

  半夜12点多,董海政带着胸片来到新疆军区总医院急救中心。值班医生看完后急问:“病人呢?”医生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左肺压缩近40%的病人。

  本报记者 屠晨昕

  而这一切,张蓉蓉并不知情。直到手术前医院要求家属签字时,她才在医院里见到丈夫。得知原委后,张蓉蓉顿时失声痛哭:“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扔下我和孩子怎么办?!”可是,出院不到半个月,董海政就把“建议全休2到3个月”的医嘱塞在床下,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

  记者眼前的墙上,挂着一幅新版的新疆辖区地貌交通图,这是董海政和他的战友耗时一年的杰作。自2007年被任命为外业组组长以来,他带领队员共取得上千项野外作业成果,优秀率达100%……(记者 梁蓬飞 特约记者 吴 旭 通讯员 张泽星)

内容搜集整理于百家乐官网http://www.tomcru.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