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科技新闻 > 正文

母亲担心女儿用脑过度找人替考 大货车违章现象屡现

17/07/16

  因爱女小琪自小患有胰腺瘤,担心女儿在艺考时用脑过度,母亲便找来替考女子。替考人承诺在帮其考完3门之后,只需支付1000元作为报酬。但在第二堂考试中,连续的指纹认证失败,让监考老师发现不对劲。随后,警方以涉嫌考试作弊将小琪带走。

  12月20日,记者从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华凤派出所了解到,小琪母女因涉嫌考试作弊将被追究刑责,目前两人已被取保候审。同时,这也是《刑法修正案(9)》实施以来,南充首例因考试作弊被调查的人员。

  昨日在事发地点仍有不少大货车通过此处

  三科1000元

  母亲找来替考者

  12月5日、6日,南充一中(华凤校区)门口人头攒动。四川省2016年普通高等学校美术与设计类招生专业统考在此进行。考试科目分为色彩、素描、速写三门课程。5日上午,来自广安岳池的小琪,在母亲的陪同下,来到南充一中熟悉考场。当准备返回时,一名20岁左右的女子主动上前搭讪,并询问她们是否需要找人代考。

  “小琪从小就有胰腺瘤,不适合经常用脑。”母亲何女士回想,因为平时女儿的艺考成绩就有高有低,如果考试时一紧张,没发挥好怎么办呢?思前想后,何女士便和年轻女子交谈起来,最终以3门科考1000元的价钱成交,并说好了考完后付钱。在第一门考试前,何女士将小琪的准考证、身份证以及报名表交给了该年轻女子。

  替考被察觉

  因指纹验证不过

  同样是中分长发,加之年龄相仿,替考女子的安检、身份证认证等等都过关了,但在指纹识别的时候出了点问题。

  “当时只有两个考生指纹没有验证过,其中一个便是代替小琪考试的年轻女子。”监考的南充一中老师张小霞说。据张小霞回忆,当天下午是色彩考试,因为学画画的学生,平时手上多多少少都会沾上颜料,打不上指纹的事情也出现过。按要求,监考老师须对考生的证件逐一进行核实。

  “她把头埋得很低,又是长头发,我反复对比了好几次,感觉没问题。”张小霞说,由于准考证上的照片是几个月前所拍,外形稍有差距也很正常。加之考试即将开始,为了不耽误考生考试,张小霞便让“小琪”进入了考场。

  6日上午素描考试,张小霞又一次注意到了“小琪”,她正用铅笔涂大拇指,“因为她上一堂考试指纹就没过,所以我就很注意她。”于是,张小霞让其将手洗净后重新验证。替考女子发现自己引起了监考老师的注意,她随后退出考场,并通知小琪自行参加考试,小琪随后进入了考场。

  “虽然头发一样,都穿的黑颜色的衣服,但这两堂考试,绝不是同一人。”随后,监考老师向考务办反映了这一异常情况,并及时报警。

  将面临刑责

  母亲称与女儿无关

  考试结束后,小琪被叫到考务办,在这里,她看见了泪流满面的妈妈。替考一事穿帮了。对于替考一事,小琪的母亲何女士坚称是自己执意行事,与女儿小琪无关,并表示女儿一开始并不愿意找人替考,只是后来迫于自己的压力才不得不答应了。

  4月20日傍晚,在大兴区中轴路魏南路口,一辆大型货车与940公交车发生相撞,事故造成两人死亡、多人送医治疗。事发后,公交集团方面表示,事故为大货车闯红灯全责。

  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再次回访事发地点,发现仍有不少大货车在通过此处时存在“抢灯”的行为。而附近居民也表示,事发地有不少大货车通行,且时常出现不遵守交规的情况。在惨剧发生之后,不少人都希望能加强对此地大货车的监管力度。

  21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来到事故发生的中轴路魏南路口时看到,路口东北角还留有在清理现场时覆盖上的黄土,事故中东南角一块一平方米左右的受损路面尚未修复,但旁边已立起警示标牌。同时,几位身着“交通”标志服装的工作人员已经给这些杆上缠上红白相间的反光条。

  21日,从下午1点半至2点半,北青报记者对通过魏南路口的车辆进行了统计,一小时内有至少超过百辆的大货车驶过了这里。

  在现场,北青报记者观察发现,部分大货车仍存在抢灯现象,绿灯变黄灯后仍快速通过路口,往往行驶过路中心后交通指示灯已变为红灯。此外,也有部分大货车在直行和路口拐弯时并未减速。同时,还有一些大货车的车牌被污泥遮挡,无法辨认清楚。

  事发路口西南角的一家汽车销售商店员工告诉北青报记者,东西走向的魏永路开通仅一个月左右,在与南中轴路形成十字路口后,过往的大型货车确实明显增多了。

  而不少当地居民则表示,对于魏善庄附近的南中轴路路段,近几年来一直是大货车通行密集区域。事发路口附近的一位商家称,沿着南中轴路往北是六环,那里开设有几家物流公司,常有运货的车辆来来往往。此外,还有居民表示,附近区域有多项工程正在建设当中。“这也造成运渣土、建材的大货车很常见”。

  大货车来来往往,也给附近居民带来了不小的烦恼。住在事发路口附近小区的杨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在开车时便常能看到大货车抢灯甚至闯红灯的情况出现。“不少车的车牌都被污泥挡住了,所以也少了些顾忌。”

  “有时候我看见这些大货车开过来,甚至会主动挪到一边避让。”杨先生说,不少大货车行驶速度都很快,转向甚至不会打灯。“还有好多居民的车辆,被大货车掉下的石子崩出过坑来。”

  对于20日发生的事故,附近居民林女士也并不陌生,她告诉北青报记者,2014年5月,她的父亲就在通过距离事发地不远的另一个路口时,被一辆渣土车撞倒。

  据周边居民回忆,2015年开始,当地政府开始在南中轴路魏善庄区域安装路灯,这对改善路面交通秩序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4月20日的车祸惨剧发生后,仍有不少居民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进一步加强对该地区大货车的监管,保证附近居民的出行安全。

  “这起案件是《刑法修正案(9)》修改后,南充首次因为考试作弊被抓的案子。”20日下午,记者从南充顺庆区华凤派出所办案民警处获悉,目前,小琪母女俩已被取保候审。替考的女子目前尚未找到。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自今年11月1日起,高考作弊入刑正式实施。根据最新刑法修正案第二十五条规定,在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四条之一: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中,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注:即“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陈俊君

  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雅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体育在线http://www.vertu888.com/qcKtj/,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