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科技新闻 > 正文

原中国扶贫开发中心主任获刑 专家:个别驾驶员车德沦丧

17/08/09

  借款成立新公司倒闭 用公款还钱161万 因滥用职权——

  原中国扶贫开发中心主任获刑

  国庆长假首日,浙江甬台温高速公路临海境内发生一起交通惨剧。

  10月1日10时,甬台温高速燕居岭隧道附近发生一起车祸,被困司机急需救援。因个别车辆占用应急车道,救援车辆比正常行驶时间延误了10多分钟才赶到现场。10多分钟前还意识清醒、能开口说话的司机错过最佳救援时间,最终不幸身亡。

  因未经单位领导集体研究且没有履行相关的审批手续,原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主任刘毅韬就擅自决定借款成立了新公司,后来新公司倒闭,扶贫中心不得不偿还借款161万元。记者上午获悉,三中院以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终审判处刘毅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擅自投资 致使扶贫中心损失百万

  刘毅韬现年61岁,因涉嫌犯滥用职权罪于2013年9月被取保。朝阳法院于2015年3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毅韬在担任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主任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且未经单位领导集体研究决定以及未履行有关审批手续,擅自决定以扶贫中心名义向两家广告公司借款,用于投资公司。2003年底,公司停止运营,致使扶贫中心因还款损失161万余元。

  朝阳法院认为,刘毅韬在担任国有事业单位领导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和工作程序,脱离监管,擅自决定借款投资。其滥用职权行为与扶贫中心的财产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关系,刘毅韬的行为已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刘毅韬接到侦查机关电话通知后自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视为自首,依法应当予以从轻处罚。

  因此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刘毅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一审判决后,刘毅韬不服,提起上诉。刘毅韬表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且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依法改判其免予刑事处罚。刘毅韬的辩护人则提出,一审法院认定刘毅韬犯滥用职权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果关系错误且适用法律错误,应宣告刘毅韬无罪。

  滥用职权 被判3年缓刑3年

  三中院经审理后认为,关于刘毅韬所提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及辩护人所提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果关系和适用法律错误等辩护意见。

  三中院经查,在案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印证刘毅韬违反规定和工作程序,利用其担任国有事业单位负责人的职务身份,擅自决定以单位名义举债投资成立中美陆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并以单位名义对债务进行确认和担保,致扶贫中心为履行偿债义务而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侵害了国有事业单位的资产管理制度,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事故发生后,公安部交管局作出部署,严管严查严处占用应急车道违法行为。《法制日报》记者今天从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获悉,今年国庆长假期间,浙江省加大了对占用应急车道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7天共查处1.8万多起占用应急车道违法行为。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高速公路上车流量井喷,拥堵排队成了家常便饭。

  “如果不是高速塞车,我肯定不会走应急车道。”因工作需要,张国生每周都要走杭金衢高速,他说:“国庆假期一上高速就堵了,我一时心急,看大家都从应急车道走,我也就跟了上去。”

  10月6日,记者在杭金衢高速上观察到,因为前方路段拥堵,几辆小轿车不停地穿插于应急车道与第二车道之间。

  对此,浙江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碰到事故,应急车道不畅通,救援无法进行,道路就无法疏通,即使走应急车道也只能堵在道上,不过是超了几辆车”。

  浙江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这位负责人介绍,截至10月7日17时,通过现场处罚和电子设备抓拍等手段,浙江省已查获占用应急车道行驶违法行为1.8万多起。今年以来,浙江省已查获同类违法行为近10万起。

  为何占用应急车道等违法行为屡罚难禁?

  行政法学专家、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章剑生分析说,除客观原因外,主要是个别驾驶员“车德”沦丧。当然,“车德”并不是一种孤立的德性,它与整个社会公众的公德水准有关,提升公德水准需要时间。

  据了解,违法占用应急车道,驾驶员最高可处记6分罚200元。若拒不听从劝阻驶离的,管理人员可依法拖离违法车辆,追究妨碍执行公务责任。

  在章剑生看来,重罚固然是解决问题的一种办法,如重罚酒驾醉驾的社会效果十分明显,但这涉及到法律修改。在法律没有修改之前,所谓的“重罚”也就没有法律依据。

  除了扣分罚款,是否还有其他良药来治愈交通陋习?

  关于刘毅韬所提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上诉理由,经查,一审法院已结合在案证据,认定刘毅韬具有自首情节,并对其从轻处罚,一审量刑结果是在法定幅度内,不属于量刑过重,且刘毅韬所犯罪行不符合依法免予刑事处罚的法律要件,故对刘毅韬所提该项上诉理由,法院不予采纳。

  最终,三中院终审裁定,驳回刘毅韬之上诉,维持原判。(记者 洪雪)

  章剑生建议,在法律没有实质性改变之前,有条件的地方可启用空中救援等方法,作为一种制度性补救措施。同时,可完善对违法行为的实时监控。

  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方福建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占用应急车道的性质如同闯红灯,这条底线不可触碰,生命之道堵不得。要养成“忍一时之堵,让出生命之道”的习惯。□ 记者   王春 □ 通讯员 刘向

本新闻转载于申博官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