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科技新闻 > 正文

卖房举债给爱妻治病 上路是否违法(图)

17/09/11

  西宁6月25日电 题:卖房举债给爱妻治病西宁一花甲老人用陪伴诠释爱情

  作者:佘丽莎 刘倩玉

正在路上行驶的“特殊号牌”执法车

  “有他在,我就什么都不怕!”59岁的严必佳依靠在她老伴儿身边,拽着他的袖口,笑吟吟地对记者说。

  严必佳口中的他,是和她生活了34个年头的爱人钟涛宏。

  7年前,住在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的钟涛宏一家生活富足,妻贤子孝,是一个十足幸福之家。而现在,为了给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妻子治病,钟涛宏的家里一贫如洗,债台高筑,但是夫妻俩却相互扶持,相濡以沫。钟涛宏用陪伴,诠释了最长情的告白。

  1981年,27岁的钟涛宏与25岁的严必佳步入了婚姻殿堂,小两口相敬如宾,幸福美满第二年就有了一个儿子。不久后,钟涛宏因为所在厂子效益不好,便从厂里辞职成为了个体户,由于他讲信誉,又踏实肯干,没多久生意就做得红红火火,家底也越来越殷实。

  可是,这种生活在2008年戛然而止。那一年8月,严必佳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为了给妻子治病,钟涛宏停止了一切生意,一心一意带着严必佳四处求医;他们6月份毕业的儿子还没来得及找到合意的工作,就去天津打工赚钱给母亲治病。

  “她刚得病的时候,家里整个儿都乱套了,我生意也不做了,她每个月治病吃进口药花费就得一两万,但那时我就有个信念,这个病虽然耗时、耗力、耗钱,但无论怎样都不会放弃她,一定要把病治好。”钟涛宏说。

  原本钟涛宏一心想着把妻子的病治好,可没想到,严必佳的病就像一个无底洞。钟涛宏告诉记者,妻子罹患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就是骨髓失去了造血功能,人体需要的所有营养都是由血液供应输送的,没有了血液,严必佳就像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朵。

  骨髓配型是唯一能根治严必佳病的方法,但她已经50多岁,术后的排异风险很大,最重要的是手术需要100多万,他们一家根本不能承受,无奈只能选择保守治疗,采取以输血为主。如此一来,钟涛宏每月都要定期带着妻子多次出入医院输血,每月的输血费用平均都在六、七千元,加上还要给妻子吃进口药物,每月都得花费一两万元。

  久病成医,时间久了钟涛宏也会根据妻子的面部变化来判定是否需要输血。“我从她的表情、神态都能判断出她体内还有多少血液,只要超过该输血的时间,她就会休克,一旦休克就要立马抢救,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都是赶在该输血前就带她去医院。”钟涛宏说。

  钟涛宏由于早早从单位辞职,后来自己也没缴社保,所以到了退休的年纪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严必佳有退休金和医疗保险,但许多医疗费用还需个人承担,在她得病两年后,他们不得不停服进口药物。

  钟涛宏将药疗改为食疗,家中经济条件即使再窘迫,阿胶、红枣等养血的食品从未间断过。钟涛宏说:“很多人得这个病一两年也就走了,她现在还活着我很欣慰。医生嘱咐我们这种病绝对不能得重感冒,所以我照顾着她,这几年以来从未得过重感冒。”

  7年来为给严必佳治病,家里把给儿子准备的婚房卖了,儿子30多岁,结婚后住在岳母家里,现在还没条件要孩子;钟涛宏和严必佳现在居住的房屋也抵押了出去,50多平方米家中除了沙发、一台电视外再无像样家俱。

  现年61岁的钟涛宏为花店配送枝叶来贴补家用。“她离不开人,所以我不能出去打工,做点配送枝叶的活,既能照顾她又能赚些钱来维持生活。”钟涛宏对记者说。每天白天钟涛宏都要照顾妻子的饮食起居,有订货电话打来就去送货,晚上做完家务后,他又开始修剪、清理第二天花店需要的枝叶,经常是忙到凌晨三、四点钟。

  钟涛宏的双手因长期修剪、清理枝叶而变得十分粗糙,大大小小的新旧伤口布满了他的双手。“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到5个小时,经常只能睡2、3个小时,体重由从前的150多斤变成了120斤还不到,他都是被我拖垮了。”严必佳心疼地边啜泣边说着。

  得知钟涛宏夫妇的境遇的人,无不被他们患难真情所打动。周围邻居,甚至钟涛宏的花店客户都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他所住的小区专门辟出一片空地,让钟涛宏摆放成箱的枝叶;他们所在社区曾为他们申请了临时救助,当地妇联等部门也多次到家里慰问,钟涛宏一家还被评选为“最美家庭”。这些也让钟涛宏倍感温暖。

一辆停在路旁的执法车供图/王先生

  公务用车“自制号牌”引质疑

  车辆属大兴旧宫镇安全科 大兴安监表示使用自制号牌系因当日有联合检查 遮挡号牌属违法

  近日,出现在大兴区旧宫镇庑殿路和旧宫东路附近的一些执法车引起当地居民的注意,这些车辆悬挂着印有“安检JG-001”、“安检JG-002”、“安检JG-004”、“安检JG-010”等字样的白底红字车牌。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车辆属于大兴区旧宫镇安全科。

  “是摇不到号还是公车改革导致牌照减少?”这种“特殊号牌”的出现让当地居民王先生感觉不解。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些车辆配有蓝色制式车牌,只不过是被“特殊车牌”遮挡。大兴区安监局工作人员称,遮挡车牌是因为当日有联合检查,此行为确实属于违法,但已经摘下。

  市民质疑

  “特殊号牌”上路是否违法

  近日,住在旧宫附近的王先生,多次在大兴区旧宫镇庑殿路和旧宫东路附近,看到几辆“诡异”的东风牌汽车,王先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这些车统一悬挂着白底红字的车牌,车牌号码显示为“安检JG-001”、“安检JG-002”、“安检JG-012”等。

  “我在旧宫大街上经常能看到这些车辆,从编号的顺序来推算,最少有十几辆这样的车。”王先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11月25日上午9点左右,他开车经过庑殿路附近时,再次看到有四五辆这样的执法车辆经过,因为好奇,便跟踪这些车辆,最终发现这些车都开进了旧宫镇老政府大院中。

  王先生是北京人,居住在旧宫附近。据王先生观察,早在去年夏天,他就已经发现了这些车辆。“这些公务用车为什么没有悬挂正常制式的号牌?这样做算不算违法?”王先生对于这些车辆使用“特殊号牌”感觉不解:“是因为摇号政策导致车辆没法上牌还是公车改革减少了车牌数量?”

  现场探访

  执法车属于旧宫镇安全科

  昨日,北青报记者来到大兴区旧宫镇庑殿路和旧宫东路附近,在旧宫镇老政府大院,看到停着几辆王先生所说的悬挂“白底红字”号牌的车辆。到早上9点20分左右,记者看到约有五辆左右挂着白底红字车牌号的东风牌汽车从大院中开出并上了旧宫东路,开车的人均身穿制服。

  在旧宫镇老政府大院中,有旧宫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大兴区城管监察大队旧宫分队、旧宫镇社会保障事务所等部门,经记者多方调查得知,这些挂着白底红字车牌号的车辆均属于大兴区旧宫镇政府安全科。

  至于这些车辆是否由于“摇号”或“公车改革”等原因没有牌照,因而使用“特殊号牌”的猜测并不成立。在这些白底红字号牌的后面,可以隐约看见蓝色的制式号牌被遮挡。

  记者调查

  “正规号牌”说法站不住脚

  北青报记者以市民身份询问旧宫镇安全科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称,这些车辆每天都会出去检查,属于政府配发的执法车辆,悬挂的号牌也是正规号牌,并表示,“我们统一挂的都是这个牌照,都是政府新进一批车的时候配的”。

  据该工作人员称,此情况不仅仅发生在旧宫镇,今年北京各个镇重新配发了车辆,并且号牌都是这种制式。不过,北青报记者询问其他区县的乡镇政府安全科时,工作人员表示并未听说交管部门配发号牌之外的“统一制式牌照”。

  房山区良乡镇政府安全科工作人员表示,镇政府安全科的公务用车一般为区安监局统一配发,良乡镇安全科的号牌依旧为正常制式的号牌,并称今年全市的机关单位都要面临车改,“我们的车数量只能往下减,不能往上增”,并没有车悬挂白底红字的号牌。

  海淀区东升镇安全科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东升镇安全科也没有白底红字的号牌,并称,东升镇政府安全科的公务用车是2008年左右的车,目前并没有更新,车牌号也是正常制式号牌,“没有见过这类牌子”。

  相关说法

  执法车遮挡号牌也属违法

  据《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公务车是指党政机关用于履行公务的机动车辆,分为一般公务用车和执法执勤用车。一般公务用车是指用于办理公务、机要通信、处置突发事件等公务活动的机动车辆,而执勤执法用车是指用于办案、监察、稽查、税务征管等执法执勤公务的专用机动车辆。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一条规定,“机动车号牌应当按照规定悬挂并保持清晰、完整,不得故意遮挡、污损”,对于故意遮挡、污损或者不按规定安装机动车号牌的,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处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

  白底红字的“安检JG-001”、“安检JG-002”、“安检JG-012”样式号牌究竟是否合规?北青报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

  北青报记者就此事致电旧宫交通队,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不清楚这些车属于哪些部门,但如果车牌号不是制式号牌,“应该就属于违法”。

  大兴区安监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旧宫镇政府安全科的车辆确实是区安监局统一配发,遮挡号牌是因为当日有联合检查,此行为确实属于违法,但已经摘下。

  北京市交管局的工作人员称,车辆上悬挂的号牌,是可以在正常制式的号牌上加这种白底红字的号牌,但是单独悬挂这种号牌是绝对不可以的,而遮挡号牌一般会处以记12分,罚款200元的处罚。文/本报记者 孟亚旭 杨柳

  摄影/本报记者 孟亚旭(除署名外)

  提起家中现状,夫妻俩虽有些许无奈,但二人都十分乐观,他们感激那些帮助过自己的好心人,也还积极地为严必佳找治病偏方。钟涛宏说:“家里再困难,作为一家之主我不能等、靠、要,我要靠自己支撑着下去。”

  记者看到钟涛宏和严必佳年轻时的照片,亭亭玉立的严必佳依偎在身材挺拔的钟涛宏身边,那时,他是她的依靠;而如今,钟涛宏两鬓斑白,身形瘦弱,严必佳则年老体衰,一脸病容,但他是她更强大的依靠。(完)

  线索提供/朱女士

阳光在线官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