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科技新闻 > 正文

天津市公安系统庞文升等4人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签承诺书分执行费

17/09/11

  10月15日电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天津市公安系统庞文升等4人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日前,中共天津市纪委对天津市公安局原副巡视员、二十一处处长庞文升,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副政委陈和平,天津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法制总队)原党委副书记、政委孙晓乐,以及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大港支队原政委、天津华同实业公司原总经理杜全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湖滨区法院冯福劳与张俊国签定的承诺书

湖滨区法院冯福劳与张俊国签定的承诺书

  经查,庞文升、陈和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实际控制的企业,在获取企业用地、核拨工程资金、承揽交通设施工程、垄断驾驶员培训市场、兼并其他驾校等企业经营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孙晓乐为在干部选拔任用中谋求个人职务升迁,先后多次通过他人向武长顺行贿巨额钱款,并在武长顺的关照下多次获得职务晋升;杜全顺利用主管公司财务工作的便利,经武长顺同意或个人擅自决定,先后多次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借给其亲属的公司用于偿还贷款、购买设备、资金周转等营利活动。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河南听众张先生向中国之声反映,他十多年前交给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担保的一辆小轿车,在法院承办人员的“授意”下被非法变卖,至今车辆没有追回。

  湖滨区法院为了弥补张先生的损失,竟然与张先生签下一纸承诺书。双方约定,张先生一系列案件执行后,法院和张先生将收回的诉讼费、执行费五五分成,或者张先生给法院购买三辆轿车。承诺书中还要求张先生不再向有关部门反映,并把媒体采访资料销毁。

  张先生称,此后他不断“讨好”湖滨区法院,送了两万元餐R担竿ニ土?2万元赞助,并给法院购买了一辆轿车,法院还用张先生的执行款自行购买一辆越野车……但18年过去了,张先生并没有把系列案件中执行回来的款项拿到手,他被非法变卖的担保车辆也没有追回。张先生指责湖滨区法院言而无信,违规操作,公开受贿。据了解,湖滨区法院纪检部门近日已经介入调查。

  一辆或许永远也无法追回的小轿车,令当事人张俊国(曾用名张军国)陷入了与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长达十八年的纠葛之中。

  1998年,张俊国与合伙人张云烈发生债务纠纷,张云烈先起诉,法院判决张俊国欠张云烈16万余元。张俊国交给法院一辆桑塔纳2000做担保,并也起诉张云烈。因张云烈作为另案被执行人,时任湖滨区法院执行庭庭长成某明确要求,不能把张俊国担保车辆交给申请人张云烈一方。但案件承办法官马军亚却“授意 ”张云烈的儿子张培强,把这辆担保车辆非法变卖。张俊国说,马军亚敢这么做,因为和张培强关系好。

  张俊国说,马军亚就是张培强的同学,他俩在法院坐对桌。当时,张俊国声明,张培强欠他的钱,已经到中院但还没结果。等判决下来,两个案子一抵,该给张培强的给张培强,张培强该给他的给他。但马军亚不听,他就找了个朋友开了辆20万的商品车,连发票带合同开到法院。后来,马军亚督促张培强赶紧把车开走卖了。

张培强母亲在法院做的笔录称承办法官做假笔录

张培强母亲在法院做的笔录称承办法官做假笔录

  根据1999年湖滨区法院执行庭对张培强母亲做的调查笔录,张培强母亲称,她“找亲戚朋友借了六七千元”作为评估费交给了马军亚,马军亚收钱后多次告诉张培强,“赶快找卖家把车处理掉,”甚至还帮着找卖家。此后,张俊国起诉张云烈一案终审宣判,张云烈欠张俊国本息共计24万余元。也就是说,两案相抵,张云烈实际上还欠张俊国8万余元。但张俊国担保的车辆这时候已经被张云烈卖给了四川丹巴县张某,无法追回。

  张俊国表示,两个案抵了后,张培强欠他8万块。这种情况下,法院着急了,因为车早给人家开走了,事情开始变得麻烦。当初,法院执行时,只用了三天,采取各种措施对他进行搜查拘留。现在反过来,同样一个案子,却用了十几年事件,依然没有动静。

  也就是说,湖滨区法院在这件事情上,不仅张云烈一方欠张俊国的8万块钱至今没有执行,担保物还被搞丢了。在当时,二十多万的金额算是件大事,湖滨区法院开始追责。张培强母亲在笔录里称,承办人马军亚和张培强做了一个假笔录,“说是中院杨院长指示此事,压区院”。

张云烈与张俊国的和解协议,张云烈欠8万余元。

张云烈与张俊国的和解协议,张云烈欠8万余元。

  1999年7月7日,三门峡湖滨区法院下发文件,认为承办人马军亚在该案中“违背领导命令,工作不负责任,造成法院扣押的担保车辆被非法转移,致不能追回的后果,给我院执行工作造成不良影响”,给马军亚行政警告处分。

  而对于把担保车辆非法变卖的张培强,湖滨区法院作出书面报告并发函,认为“张培强有构成妨碍司法机构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的嫌疑,建议移送湖滨公安分局侦查”。然而2002年7月,湖滨区法院又向湖滨公安分局发函要求撤案,称汽车折抵纠纷已经妥善解决,“不宜追究张云烈父子的刑事责任”。

  张俊国称,法院之所以反悔,是因为马军亚放车的事儿牵扯到了领导,湖滨区法院的文件显示,放车也经过了时任副庭长常某的审批。

  时任湖滨区法院执行庭庭长的冯福劳告诉记者,公函是他发的,后来院领导又反悔了,要求撤案。

湖滨区法院给公安发函要求撤案

湖滨区法院给公安发函要求撤案

  张俊国与合伙人发生债务纠纷,他担保给湖滨区法院的一辆桑塔纳2000,在法院承办人员的“授意”下被非法变卖。根据最终法院判决,张俊国和合伙人达成的协议,是合伙人欠张俊国8万块钱。这张俊国钱没要回来,担保的车还没了。湖滨区法院为了弥补张俊国的损失,与张俊国签订了一份承诺书,以另外一种方式给做出补偿,这补偿的方式却令人大跌眼镜。

  所谓的补偿竟然是让张俊国去银行“联系”一些案件到区法院诉讼执行,缓交批量的诉讼费和执行费,再从被执行一方收回的费用中,张俊国和法院五五分成,或者张俊国给法院购买三辆轿车换取剩余费用作为补偿。

  湖滨区法院要求撤案的公函里称,2001年10月与张俊国达成共识:

  第一,张俊国不再向有关部门反映,并把河南省某媒体的采访资料销毁。据了解,报道并未播出。

  第二,张俊国到银行联系部分案件到区院诉讼执行,所产生的费用由本人承担;

  第三,在收回的诉讼费、执行费中,法院和张俊国各得50%或者张俊国给法院购买三辆普桑,剩余的作为对张俊国的补偿。

  第四,继续追要被放走的担保车辆。

  张俊国说,这份承诺是就是他和法院“合伙做生意”,法院在公然“卖法”。三辆车也好,一半分成也好,都是他跟法院达成的一个合作协议。

  由于丢车的事儿发生在执行庭,这份承诺书由张俊国和时任湖滨区法院执行庭庭长的冯福劳签字。冯福劳向记者确认,字是他签的,但得到了时任院长曹治华的授意。因为案件涉及立案庭、审理庭和执行庭等众多部门,所以提前肯定沟通好了。

  具体的操作是:张俊国去“买一些案件”到湖滨区法院执行,从被执行一方收回的费用中,张俊国和法院五五分成,或者张俊国给法院购买三辆轿车得到剩余的费用。张俊国不希望分成,选择了给法院送车、送餐券、送赞助费。

  也就是说,张俊国在湖滨区法院的首肯下,通过购买银行呆坏账债权并加以执行的方式来赚钱。可张俊国车也买了,赞助也给了,执行回来的钱还是没有看到。

  张俊国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他在湖滨区法院的执行案件明细,共有14个案件中止执行或终结执行。他解释说,当时银行在处置不良资产,也就是核销呆坏账,他希望通过购买银行债务的方式赚钱。

  张俊国介绍称,“比如银行贷给他1000万,我给银行掏了200万,把1000万的债权买过来,就可以向他主张1000万的权利。也就是所谓的‘债权转移’,银行的权利转给我这里,由我来实现。我找他要200万,正好够本;要300万,就赚一百万。”

  也就是说,本来湖滨区法院为银行执行的案件,因为债权人的转移,需要为张俊国来执行这些案件,一旦执行力度够大,利润相当可观。案件涉及立案、审理、执行三庭,张俊国说,一般人不敢打这个主意,这是法院给他的建议,他花费近一百万元,从三门峡市某银行购买了十多个债权,总标的约1000万。

  时任湖滨区法院执行庭庭长冯福劳说,张俊国买的债务,省高院也有人买。这事儿,原来就是这样,各银行都有。

  在张俊国提供的清单里,三门峡湖滨区法院同意仅为建行东风路支行批量缓交诉讼费和执行费,就有17个案件,总计50余万元。在清单之外,另以对河南三化集团有限公司的执行案件为例,由时任院长曹治华签字,同意缓交合计453370元。据不完全统计,仅缓交的诉讼费和执行费就90多万元。张俊国说,所谓的五五分成,就是原告先缓交这部分费用,收回之后双方五五分成。

湖滨区法院时任院长签字同意缓交诉讼费

湖滨区法院时任院长签字同意缓交诉讼费

  张俊国说,一二十个案件,法院的态度是“立案庭快立,经济庭快审,执行庭快执。”另外,他给法院购买了一辆轿车,并拿了两万块钱餐券,还给立案庭赞助了12万现金。

  张俊国给法院购买了一辆尾号为豫M6348的轿车,冯福劳说,当时是作为公用车。对于餐券,他表示经常带熟人来吃饭,自己确实用了一些餐R怠?/p>

  这辆红色的轿车至今仍停在湖滨区法院大院里,由于时间久远,已经很少有人开,车身落了一层尘土。张俊国说,这辆车还没有过户。而湖滨区法院民庭王武鹏还用收回的执行款购买了一辆尾号豫MA112的越野车。这两辆车都被法院使用多年,其中越野车已经报废。这个说法得到了湖滨区法院办公室负责后勤管理的郑泽梅的确认。

  郑泽梅说,车现在由民一庭使用,最开始使用权在刑庭。

  记者上周五上午来到湖滨区法院,就张俊国自称送赞助费、送车、送餐R狄皇虑笾ぃ跚ㄔ旱蹦旮涸鹬葱姓趴」盗兄葱邪讣某邪烊耍种葱卸デ「毡硎荆奔涮ち耍裁炊疾恢馈?/p>

  张俊国说,2004年左右,湖滨区法院时任院长曹治华,主管此事的冯福劳都相继调离原岗位,承诺书再无院领导认可。张俊国认为,自己已经履行了承诺,算上法院“弄丢” 的担保车辆,他共给法院提供了三两辆车,已经执行回来的80多万仍在湖滨区法院,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当事人张俊国给湖滨区法院购买的车辆停在法院车库

当事人张俊国给湖滨区法院购买的车辆停在法院车库

  湖滨区法院宣传科负责人周六上午致电记者,称院领导非常重视,周末加班展开调查,纪检部门已经介入,但截至发稿没有相关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据了解,时任院长曹治华如今已经退休并搬离法院家属院。时任执行庭庭长冯福劳认为,院长已经换了五任,张俊国的损失要想从法院拿回,是不可能了。

  “叫法院给你出?”在冯福劳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现在,财政纪律这么严,损失能拖就拖,能推就推。去财政要钱,简直是吃了豹子胆,头上乌纱帽不想要了。”

  由一辆担保车辆被卖掉引发的一系列蹊跷事件,发生在三门峡市司法系统,令人瞠目。法院何以两次向公安分局发公函?本该上交财政的诉讼费、执行费,法院怎会同意批量缓交,甚至胆敢从中分成?公开接受当事人赠送的车辆、餐票为何能够公用?疑问等待解答。

  天津市纪委指出,庞文升、陈和平、孙晓乐及杜全顺身为党的领导干部,本应牢记党的宗旨,保持清正廉洁,但他们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情节严重,已构成严重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共天津市纪委常委会、天津市监察局审议,分别报中共天津市委、天津市政府批准,决定给予庞文升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给予陈和平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经中共天津市纪委常委会、天津市监察局审议同意,决定给予孙晓乐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处分;给予杜全顺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

  此前,司法机关已分别对庞文升、陈和平、孙晓乐、杜全顺四人涉嫌犯罪问题立案侦查。

  河南省高院2012年试行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办法,有关部门是否应该对参与其中的法院工作人员追责,他们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等待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乃至上级法院的答复。(记者吴U喕?

本文由太阳城开户http://www.kmfcw.net/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