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女性资讯 > 正文

16岁少年户口本错写成女性 揭开“面纱”民生项目才能赢得民心

17/06/17

16岁少年户口系“女儿身” 引发不少尴尬事

16岁男孩付毫的户口本上性别为“女性”

  日前,湖南邵阳县耗资1500万元采购的10万套学校课桌椅被举报质量明显不合格。随后,湖南省产商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所出具的报告显示,6家供应商的产品均不符合招标文书要求。“问题课桌椅”为何还搬进教室?政府招标采购是否规范?大手笔更新学校课桌椅背后究竟有无“猫腻”等问题成为公众质疑的焦点。(《新华每日电讯》9月10日)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拿出1500万的财政资金为全县学生更换课桌椅,无疑是一个耀眼的民生项目,理应受到社会称赞、公众支持。这样一个民生项目却不得“民心”,固然是因为最终采购产品不合格,但从网友质疑的焦点即可发现,项目决策的不透明、采购招标的乱作为让邵阳官方在此事件中失去公信力,是这个民生项目失去“民心”的重要原因。

  从出生到现在长到16岁,重庆云阳来宜的少年付毫明明是男儿身,户口本上性别标注为“女”。上幼儿园费口舌,上学托关系,连同学知道后也笑他娘娘腔……就因为这个“女”字,让他遇到不少尴尬事。他也曾回老家申请更改性别但未能解决,眼看明年要中考,这个男伢急了和伯母到社区求助,社区又求助于本报……

  16岁男孩,户口是“女儿身”

  6月30日,家住城区东山大道287号的胡清翠带着侄儿付毫到伍家岗张家坡社区求助,称侄儿的户口本上显示是女儿身,希望社区能证明他是男孩。

  “这样的问题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也不知道怎么帮忙。”胡清翠遇到的难题,把社区主任路小琴给难住了。路小琴致电记者,希望能帮忙出出主意,帮助付毫解决更改户口信息的问题。路小琴说,胡清翠夫妻是2013年底在张家坡社区辖区买的二手房,付毫随他们居住,但户籍不在宜昌,社区对他们家以前的情况也不熟悉,没办法出具证明材料。

  7月1日,记者来到胡清翠家。在其提供的付毫的户口本上,记者留意到,户口本的签发日期是2010年11月16日,付毫是户主,户籍地址为重庆云阳县江口镇大面村8组22号,性别一栏标注为“女”,出生年月为1999年9月16日,付毫身份证号的末尾两位数字为“43”,经查询是女性编码。与此大相径庭的是,付毫在大公桥小学的毕业证上的性别为“男”,出生年月为1998年8月。

  付毫的伯母胡清翠说,孩子跟随她一家在宜昌生活10多年了,“也不知道当年是谁去办的户口,把他的性别、年龄和身份证号码都弄错了。”付毫4岁时,父亲在宜昌务工因意外身亡,母亲改嫁后失去联系,他就跟随爷爷奶奶在老家农村生活。5岁时,胡清翠两口子把付毫接到宜昌,在办理上幼儿园手续时,才发现他户口本上的性别是错的。

  一字之差,尴尬事儿不少

  因为户口本性别一栏那个“女”字,付毫在上学期间遇到不少尴尬事。

  付毫性格偏内向,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有些同学知道这件事后,就笑话我是娘娘腔,都不好怎么解释。”在付毫看来自己是外地人,加上户口本上注明是“女”的,让他在同学中抬不起头来。“这个字不改过来,肯定会影响我以后的人生。”付毫希望能尽快把户口本上的性别改过来。

  胡清翠来宜务工近20年,是城区一名环卫工人。她告诉记者,当初送付毫上幼儿园时,老师发现户口本上的性别不对,刚开始都不敢收,费了好多口舌才收下,“上小学就更麻烦了,托熟人才办好”。好不容易上了小学,可接下来办学生医疗保险时又卡住了,多次与学校老师沟通协调,最终老师通过其他渠道才把付毫的学生医保办好。“明年他就要参加中考了,这是我和孩子都最担心的事,要是误了孩子的学业,恐怕他会恨我们一辈子!”胡清翠说,让她担心的,还有今后付毫出门买火车票,长大后买房子、结婚等,因为身份证信息与本人不相符都会受影响。

  这些年,胡清翠并不是没想过帮侄儿更改户口信息。由于付毫是在农村接生的,没有医院办的出生证明,遇到了不少麻烦。“跑了几趟都没改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胡清翠说,以前付毫的户口与爷爷奶奶在一起,2009年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她与丈夫回家办完丧事给老人注销户口时,就申请更改付毫错误的户口信息,民警也口头同意了,但重新打印出来的户口本上性别和身份证号依然没有改过来。

  记者牵线,有望还原“真身”

  如今,付毫尚未办理身份证,而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户口本却出现错误信息。如何还这个生活了16年的少年“男儿身”?

  记者在伍家岗宝塔河派出所咨询了从事户籍工作30余年的民警胡运喜。“在宜昌肯定是办不了,必须让本人回原籍去办。”胡运喜说,据他了解,1998年重庆那边的计生工作抓得非常严格,既然能入户口,基本可以排除超生等原因,导致错误的原因可能是申请入户的资料填写有误,或工作人员录入失误,可以通过查询警方存档的原始凭据弄清楚。而申请更改的手续并不复杂,只要提供出生证明,或当地村委会证明,并由本人到场就可以办理更改手续。

  1日下午,记者与重庆云阳县江口镇大面村村委会主任王道兵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证实付毫确系该村村民。“他的事我清楚,前几年回来找过我办更改户口信息。”王道兵说,造成付毫改户口信息失败的原因是,按要求提供的由所在学校出具的证明材料中,名字中的 “毫”写成了“豪”。王道兵表示,如付毫回家再次申请更改,应提供现所在学校的证明材料,并张贴照片加盖学校公章,以及现居住地居委会出具的居住证明,村委会根据这些材料再出具证明。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重庆云阳县江口镇派出所户籍民警何纪平,他告诉记者,以前村民的户口信息都是由村委会登记保存,1998年才开始移交派出所接管,并录入电脑。近年来,该村许多村民到派出所申请更改错误的身份信息,经查系以前的村干部登记村民身份信息时不够负责,造成姓名、性别、年龄等错误,村民领到派出所印发的户口本才发现。“办理起来并不难,只要提供一切能证明身份信息是他本人,我们就能在系统里进行更改。”针对目前付毫急需更改户口信息的问题,何纪平表示,应由本人到派出所提出申请,预约办理,并提供毕业证原件和复印件、村委会证明,以及该村2-3名证人,可以是村干部和邻居。

  其一,“只做不说”的决策过程,放大了“次品”的负面效应。邵阳县教育部门接受采访时表示,“出于改善教学硬件设施的目的,经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用两年时间,换掉中小学校的旧桌椅。”从官方表态情况看,邵阳县没有召集家长、学校等相关方对更换桌椅进行公开听证,也没有邀请专家对采购标准、桌椅设计进行充分论证。“闭门造车”式的决策出现问题,很难让公众不怀疑其中的猫腻:更换课桌椅是为了改善学生学习环境,还是为了给领导政绩涂脂抹粉?或者是某些代理经销商“公关营销”的战绩?

  其二,不够严肃的公开招标,留下了暗箱操作的想象空间。公开招投标,是规避政府采购过程中权力“寻租”的重要方法。但临时更改开标地点、超额收取保证金、中标企业资质存疑……此次采购招标的频繁“小动作”引发质疑。尽管采购部门都有很合理的解释,但不能否认,这些“临时性”的变更为暗箱操作提供了可能性。毕竟,公开的“过程”、刚性的“流程”是招投标克服政府采购贪腐的基础。如果领导意志介入其中,能够对招投标的场地、条件进行变更,对参与投标单位产生了实质影响,无疑就形成了权力寻租的新空间,招投标也就失去其价值所在。

  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看,长达半年时间,连采购学生桌椅这点事情都难以办妥。这样的行政效率怎么能让民众放心并有信心?民生项目要赢得民心,做成“民心”项目,让公众“找茬”、让社会监督。一方面,民生项目的决策要听取公众意见。项目是否是民生项目,是否需要实施,怎么实施都应广泛听取群众意见。假借公权力“强奸”民意,由领导意志主导决策,只会把民生项目干成“政绩工程”,把温暖群众心的“炭”变成了装点领导脸面的“花”。

  当天,记者向胡清翠转告了申请更改户口信息的程序及需要准备的相关材料,她表示,将在暑期带侄儿回老家办理。付毫能否如愿恢复户口本上的男儿身,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三峡晚报

  另一方面,民生项目的推进也要接受公众监督。政府采购项目以及投资工程,因为其相对较高的预期回报、较低的资金风险,往往是企业竞争的焦点,是权力寻租乱作为的重要空间。对此,除了严格招投标的公开性、程序性要求外,还应将项目和工程后期执行情况面向社会公开,接受公众监督,确保每一笔财政资金能够落到实处。

  民生项目,与公众的利益最密切,也最受社会的关注。揭开民生项目的“神秘面纱”,不仅仅是提高政府决策科学性的需要,更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社会治理体系的需要。在政府主导的背景下,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才是现代成熟社会的表现。曹曦 肖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