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女性资讯 > 正文

环卫工业余时间“修炼”成长跑达人 多次还钱被拒苦寻债主13年

17/08/09

  耗时25.5小时完成环成都不间断225公里长跑!最近,成都环卫工陈学军火了。在多位跑友的陪跑下,这位47岁的业余跑友仅靠能量胶、能量棒和几碗粥,完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挑战。然而,陈学军能够完成如此艰难的挑战绝非一蹴而就。

  “运动打开了我的世界,改变了我的人生!”9月16日,陈学军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他已经坚持长跑运动十余年,在国内多个马拉松比赛中获得名次,希望通过跑步进行征集、募捐,向贫困地区的人们传递爱心。

  □本报记者 南开宇

  13年来,路俊岭老人始终有件心事儿放不下。21年前,她投资办厂,好友王卫东雪中送炭借给她2000元钱。这些年间,老人陆续还完其它债务,唯独王卫东那2000元还没还上。当初几次还钱不收,至今两人已失去联系13载,老人如今依然在苦苦寻找,还钱之外更为还上那份积攒了几十年的情分。

  为健康成为跑步发烧友

  高攀路13号,是陈学军的工作单位成都市武侯区市容卫生管理所的所在地。“你找陈学军,左手边第二间办公室,最近来找他的人多哦!”在门卫室,记者刚一表明身份,保安人员便如“先知”般猜到了记者来意。

  “真想不到跑步也能出名,嘿嘿!”陈学军身着休闲衣裤,短发时髦、身形精干,全无已近中年的气息。他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连续几天他已经接受十几次记者采访,“今天还是一样,咱们就坐着慢慢聊,你来问我来答!”陈学军羞涩地笑着。

  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陈学军自1988年起先后从事车工、铣工和路面环卫等工作,长时间作业落下了颈椎疼痛的毛病,严重时甚至还出现过眩晕的情况。1999年,环卫所引进路面清扫机械设备,他凭借自己在技能水平上的优势被调至维修岗位。然而,眩晕和疼痛已经开始影响他的正常工作,他便开始尝试通过运动来缓解。

  “这个阶段,跑步对我而言还是出于维护身体健康的考量,而且确实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因此而发生了改变。”渐渐地,跑步变成了陈学军的一项自我爱好。这期间,单位进行了几次搬迁,距离他的住处越来越远,他便每日上下班都以跑步代替公交。随着马拉松这项运动的走热,他在机缘巧合中加入了成都一家马拉松俱乐部,成了一名业余跑友。

  乐活穷跑的成都劳模

  “我是乐活穷跑派,跑步十多年,花的最多的一笔钱就是买了双480元的跑鞋。”陈学军表示,他每月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还完房贷和上交家用后所剩无几,而参加马拉松比赛对他而言事实上是一项很“烧钱”的运动。为了参加各地比赛,陈学军都尽量选择便宜的交通方式,“比赛会有一些奖励,差不多就抵了参赛的开销。”

  “第一次参加比赛获得40元奖金,最好的成绩是在重庆马拉松比赛的2小时49分58秒,排名最‘拽’的一次是去年在西昌的比赛,川籍排名第二……”陈学军向记者细数着他在40多场马拉松比赛场上的成绩,在他的办公桌上并排摆着两部智能手机,那是他在比赛场上获得的“战利品”。“参加的比赛有多少已经记不清了,但最多一次拿到的奖金是1200元。”稍许沉默后,陈学军接着道,“其实获得的奖励对我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更大的收获是运动使我的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陈学军如此痴迷于跑步,但并未因此而影响工作,而且表现出色。2011年,武侯区公共厕所冲水脚踏板经常被盗,如果全部重新购买需要投入大量费用。陈学军主动请缨自己焊接脚踏板,最终全区60多个厕所的近900个脚踏板,设计、切割、焊接全由他一人完成,而这也仅是陈学军在工作中展现“拼命三郎”一面的缩影。凭借着在工作中的突出成绩,2012年他被评为成都市劳模。

  发起“五块一”爱心募捐

  “现在跑出了点名堂,希望可以做些与公益有关的事情。”记者了解到,在此前举办的都江堰定向越野马拉松比赛中,陈学军和团队以优异成绩获得了万元奖金,而他将分到自己手中的1千元全部用于拯救白血病患者。“跑友团就像一个正能量传递的大家庭,我在其中得到过好心人的帮助,也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人。”他说。

  21年前 办厂缺钱好友雪中送炭

  “我托很多同学寻找,都没有线索。无奈之下,只好求助报社了。”4月7日,68岁的路俊岭找到本报,希望能帮她寻找当初借钱给她的好友王卫东。

  据介绍,路俊岭曾在保定机床厂工作,老伴是橡胶杂品厂的技术员。1988年,路俊岭因为买地盖房,借了亲友不少钱。1995年退休后,路俊岭就琢磨着凭借老伴的技术自己办厂,以便更快还清债务。可开办厂子也需要资金投入,路俊岭只好再次向亲朋好友们借钱。“当时,很多朋友二话不说就把钱送来了,王卫东就是其中之一。”路俊岭说,王卫东是她老公的大学同学,得知自己要开办工厂缺钱后,立即送来了2000元钱。这笔钱如雪中送炭,解了她燃眉之急。当初,为办厂,她总共从几十名亲友处借了22万元。

  1996年,工厂完成一笔订单后,路俊岭就想陆续把借的钱还上。最先准备还的就是王卫东那2000元钱。当时王卫东却婉拒说:“老嫂子,咱们是什么关系!先还别人吧……”于是,路俊岭带着2000元钱在债主中转了一圈,没想到大家都说不急着用钱。她又回到王卫东那里,这次,王卫东依然不肯收。他说:“知道你厂子急需资金周转,这笔钱你先用着吧,回头再说。”路俊岭说,当时工厂的确需要资金,于是她也就没再坚持立刻还钱。

  工厂关闭 靠退休金还债

  两年后,路俊岭经营的橡胶杂品厂因种种原因,不得不关闭。本想开工厂还债的她经过盘点后发现,债务比原先还要多。为了还债,老人开始做买卖、打零工,想尽办法还钱。儿子结婚、生子、买房,她都没给过钱,自己所有的退休金后来也都用来还债了。到2001年时,还有70000多元债务。那一年,路俊岭的小孙子出生,路俊岭随儿子到东北。“儿子当时对我说,有多少债务您说话,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路俊岭说,她没有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家产,但也绝不能叫孩子们给她“填坑”。

  就这样,老人依靠自己的退休金,一点点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唯独王卫东的那2000元钱没还上。2003年,路俊岭从东北回保定,找到王卫东经营的瓶盖厂想还钱,可见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同时,王卫东厂子的电话也无人接听。为还这2000元钱,路俊岭找到老伴的另一名大学同学,帮着打听王卫东的下落,可依然没有消息。

  “当初联系都是去他的厂子,我只知道他爱人是保定大变压器厂的职工,儿子在保定一中上过学,但他的家在哪儿,真的不清楚。”路俊岭说。

  13年来 苦寻好友想还钱

  同年,路俊岭随儿子来到石家庄定居。这些年间,她每年都要托人打听王卫东的下落,只为还上那2000元钱,可一直没有消息。

  如今,还钱这件事儿也成了路俊岭的一块儿心病。有人劝她,反正也没有借条,找不着就算了吧。可路俊岭却不甘心:“我借的所有债务都没借条,但我心中却牢牢记着那一笔笔欠款。关系好,可以还得时间长些,利息也可以不算,但本钱是一定要还的!就是还了,那份人情债也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自今年6月起,陈学军开始每月都绕成都三环完成一次51公里慢跑,并发起了“五块一”跑步爱心募捐。“每跑10公里换爱心人士的1元钱,51公里总共5.1元,钱不多大家都能接受,而且谐音就是‘我愿意’,很多跑友圈的人都积极响应了我的这个活动。”陈学军打开自己朋友圈给记者展示他的筹款情况,并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仅3个月时间他已经募集到爱心基金4000余元,并把每笔款项都定向划拨到可以公开查询的一项为贵州毕节留守儿童筹款的爱心活动中。

  “跑步对我来说越来越不可或缺,它不仅打开了我的世界,也让我的人生有了更加深刻的意义!”说话间,陈学军电话响起,是一位跑友相约组队一起跑68公里山地越野,“现在周末的时间已经全部排满了,感觉生活越来越充实,运动起来总是快乐的!”陈学军笑着说道。

  从2003年到2016年,13年里,路俊岭老人从未放弃寻找王卫东。“一是为了还钱,更是为了这份积攒了几十年的情分。”路俊岭说,欠债还钱是一个人做人最起码的底线。

  如果大家认识王卫东,可联系本报。路俊岭说,想尽早找到他还上钱,更想当面对王卫东这位挚友说一声:“谢谢!”

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