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女性资讯 > 正文

浙江官员违规发放“福利” 右眼失明母亲为其还6年助学贷款

17/09/12

  “在严肃纠正‘四风’高压态势下,蒋米良仍不收敛,违规发放‘福利’,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6月12日,记者在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采访,当问及前不久被通报曝光的区退休干部管委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区退管办)原副主任蒋米良的顶风违纪一事时,一些干部群众仍有颇多感慨。

  整整6年,丁妈妈终于快把儿子欠下的24000元助学贷款还清了。她希望,这样儿子或许就能回来了。

  蒋米良顶风违纪具体是怎么回事?原来,普陀区审计局去年9月向区纪委反映:“在对区退管办财务支出情况进行审计时,发现存在挤占退休干部项目经费发放福利的问题。”接到线索,区纪委迅速行动,对蒋米良等涉事人员进行询问,很快查清了来龙去脉——

  早在2012年11月,普陀区退管办召开党总支会议,决定于当年12月组织退休干部赴宁波旅游。会后,蒋米良联系某旅行社安排有关外出事宜,将2.2万元作为旅游经费打给该旅行社,并要求旅行社开具了发票。然而,当月“天公不作美”,由于天气寒冷,退休干部纷纷退出旅行计划,最终旅游活动泡汤。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蒋米良向该旅行社说明缘由后取消了赴宁波旅游的计划。旅行社按规定扣除税费后,将2万元钱退给区退管办。拿到这些退款,蒋米良第一想法不是返还财政,而是挖空心思想着怎么留下来。一个借元旦和春节名义向在职人员发放“福利”的念头很快在他的脑海里形成。

  于是,蒋米良在2013年元旦和春节前夕将这笔钱作为“福利”发放给在职职工,蒋米良本人更是“分得”了2000元。

  面对纪委人员的问询,他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当时考虑同志们一年到头都很辛苦,把那些退款当作‘福利’慰劳慰劳大家有什么错?而且现在我都‘退二线’了,你们这么较真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区委三令五申要求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无论打着什么样的幌子,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都不能成为违纪违规的借口……”面对蒋米良的辩解,纪委工作人员态度明确。

  普陀区纪委常委张永迪告诉记者,由于年龄原因,蒋米良在2014年8月就从区退管办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担任了同职级非领导职务,但区纪委常委会研究认为,人虽已“退居二线”,但其违纪责任不能同时“退二线”。

  儿子丁占锋的离开毫无征兆,只留下一封信:对不起,我走了,我不知道去哪,估计生命有多长,我就走多远……这一走,就是6年。毫无音讯。

  眼看着又快过年了,丁妈妈盼着儿子能回家过个年:“前几天天气冷了,我怕你在外面穿不暖吃不好,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很难,不管闯得好不好,都应该和家里联系一下,家里真的很担心。现在贷款快还清了,你回来过春节吧。”

  儿子曾是小镇上的理科状元

  毕业后却离家出走了

  丁占锋是绍兴嵊州的一名农村小伙,10年前,收到南京理工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他,是小镇上的理科状元,也是全村的骄傲。可是6年前大学毕业后,他却离家出走,不知去向。

  “孩子,你一直是妈妈的骄傲,这6年来,你在外面过得好吗?妈妈和奶奶都很好,你的学费今年10月份就可以还清了,快过春节了,妈妈希望你能回来过年,如果你不想回来,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昨天晚上,话还没说话,丁妈妈就泣不成声。

  丁占锋出生在嵊州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农民,不识几个字,但秉承着吃再多苦,咬咬牙也要供两个孩子念书的想法。

  “我右眼看不见,年轻时干农活多了,腰椎也不太好。两个孩子很争气,读书都不错,在村里是有名的。”说起丁占峰小时候,丁妈妈很骄傲。可是,丁占锋姐姐念高三时,丁爸爸病逝了,家里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一点钱。

  不过丁占锋很争气,考上了名校,还申请到了助学贷款。

  大三被骗云南矿山做黑工

  毕业后几个工作都不称心

  丁占锋学的是计算机,在他看来,这个专业找工作会容易点。

  可现实并不如意。6年前,他被一家企业看中,但公司提出半年实习期没有薪水。丁占锋太需要钱了,于是他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乡找工作。

  丁占锋觉得,凭自己的专业技能,找工作一定不是难事,可是他换了几个工作都不称心。

  本身就内向的丁占锋索性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子,丁妈妈看着自己养出来的堂堂大学生每天在家里,忍不住数落他:“你怎么着也要去找份活来补贴家用吧?”

  丁占锋一下子被激怒了,向来乖巧孝顺的他,头一次顶撞母亲,“你再说我,我就离家出走了。”

  让全家人没想到的是,丁占锋真的走了,只留下一封信。信里还写到:“自从去年逃出来后,我就想了很多,我不想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我需要的是刺激,而不是平淡……”

  他指的是大三时的一次特殊经历。

  那年五一放假前,他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想在家附近实习。

  路上,碰到个“好心人”,听说他求职心切,便套取了他的个人信息,将他骗到云南的矿里,每天必须干完危险系数高的重活,不然不给吃饭喝水,除此之外,人贩子派人严守丁占锋,他几次想逃出来都没成功。

  有天夜里,趁天黑下大雨,他跑了出来。路上正好碰到一对好心的情侣,将他送到昆明火车站。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当地救助站。历时2个多月,丁占锋才从云南回到家中。

  这件事情之后,丁占锋变得孤僻。

  右眼失明的母亲月入千元

  终于快帮儿子还清助学贷款

  儿子失踪后,全家人发疯似地找他,却无果。

  丁妈妈说,自己也去派出所报案过,可没有任何信息。唯独查到的消息,是儿子曾有过两次身份证信息录入:一次是2011年6月10日,丁占锋在无锡一高速公路上行走被交警拦下,还有一次是几个月后在桂林。

  虽然儿子离家出走,但是欠下的助学贷款还是要还的,不能让人在背后说儿子是个不诚信的人。

  于是,丁妈妈一个人支撑着这个飘摇的家。隔壁村有个厂,让她每天干些轻便的活,每个月工资千把块。

  早上6点多,丁妈妈就起床做饭,不仅做好早饭,还要带中饭。“食堂的饭菜对我来说有点贵了,能省一块是一块。有时候来不及做菜,或者天气太热了,我就自己买包榨菜解决了。”

  丁妈妈说,自己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基本上用于还贷款了。“别人有手机,我不买,那要花钱的。”唯独家里的电话是不能停的,“万一他打电话回来,就联系不上了。”

  到了今年,她终于觉得快盼到头了,“到今年10月,助学贷款就可以还清了。”只是儿子,至今还没消息。

  2014年11月11日,普陀区纪委作出了对蒋米良纪律审查的决定,并于12月22日作出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所发“福利”全部退回。今年5月4日,又将蒋米良顶风违纪一事在全区通报曝光。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基层不少干部抱怨单位‘福利’锐减,不少干部习惯了‘高福利’,便心存侥幸、以身试纪,譬如蒋米良这样,打着‘我为大家谋福利’的幌子,谋取私利。对于这样的违纪行为,我们都将毫不手软、严惩不贷。”普陀区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陈利文说。(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邬少华)

  如果您有见过丁占锋,请与本报联系。

本文由阳光在线官网http://www.kmfcw.net/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