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 女性资讯 > 正文

评论 钻大货车底盘下跑600里

17/10/20

  从前有俗话说,谈钱伤感情。今天有人反其道而论之,谈感情伤钱。感情与金钱孰轻孰重,那要看感情深与浅。情深者,直教人生死相许,钱财乃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情浅者,当然后者重要。那么,夫妻之情呢?要是你的另一半,和你走入婚姻殿堂之前,要带你去做婚前财产公证,你能接受吗?

  记者从广东南方公证处获悉,近年来随着传统观念转变,已有越来越多夫妻选择提前对双方财产进行约定并公证,为婚姻生活买个“保险”。据南方公证处不完全统计,2012年该处共受理夫妻财产约定公证276件,2013年则达到了355件。

  少年当时就是“猴”在大货车的底盘备胎悬挂支架上。 叶方龙 摄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婚前财产公证?无非有几种情况:一是“富二代”,怕对方与自己结婚的动机不纯——“结”为了“离”,“离”为了钱,公证以断对方非分之想;二是父母财产,譬如父母给孩子买房交的首付,给“外人”总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于是要求公证;三是双方都很独立,不愿意沾对方的光,各自公证,万一婚姻变故,一拍两散,各不相欠;四是再婚家庭,双方都有“尾巴”,先说清楚。

  在传统眼光看来,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能够有幸在茫茫人群中相识、相知、相恋,最终走到一起,贫富与共、白首不离是一种天大的缘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搞婚前财产公证,你我泾渭分明,显得小气甚至没诚意。老派丈母娘知道了,准会对新女婿“另眼相看”。也不能说传统婚姻观不对,除非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取得共识,否则,被动的一方难免有想法,甚至因此影响夫妻感情。

  事情的另一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夫妻是人类关系中最特别的关系,亲起来恨不得化为同一个人,恨起来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一些人算是看透了,男女成为夫妻之前,先把账算清楚,省得日后感情出问题时伴生经济纠纷。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之前,个人财产比较少,夫妻双方即使闹离婚,焦点多在因感情上,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家庭收入增长,经济问题在夫妻矛盾中的比重也日渐上升。据有关统计,在中国夫妻感情不和的案例当中,经济问题已经占到了七成。婚前财产公示无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一矛盾,“先礼”避免“后兵”。

  一名14岁的少年钻在大货车底盘下,随车“行驶”300多公里,共计7小时40分钟,从安庆到六合,直到目的地才被人发现。如此“生死搭车”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最早发现这个少年的是这辆大货车的司机,不过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少年竟然是钻进货车底盘,从安庆跟他随车来的,而确认这一事实的是南京六合区瓜埠镇东亚纺织印染公司的保安卢义宏。据卢保安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这车货装的是10吨左右的原料布匹,本是从安庆拉来六合他们厂里印染加工的,送货的是一对夫妇,他们是28日下午4点多钟从安庆出发,一路上马不停蹄,开了300多公里,直到晚上12点半左右才到厂里,当时卢保安在值班,发现大货车停好后,一直有个男孩子哭声不停传来。他上前想探个究竟,结果发现司机夫妇正在撵着一个少年离开,那个少年浑身脏兮兮的,头上有两处明显的外伤伤疤,穿着的运动衫很单薄,看了都让人心酸。

  大货车司机夫妇向卢保安说,这少年也不知哪里来的,就死死扒着大货车底盘备用轮胎不肯走,他们卸完货准备离开了,可少年就是不肯走。卢保安见少年脸上都是灰,就问他是哪里人?少年随后搭腔道:“安庆的。”

  “安庆的?那岂不是跟着大货车来六合的?”卢保安惊呆了,大货车司机不相信道:“怎么可能?安庆到这里车子要开7小时40分钟呢?这底盘下你怎么呆住的?”卢保安一看少年似乎受到惊吓,外面更深露重,寒风阵阵,连忙带他去厂里茶水间,用自己的毛巾给少年洗了一把热水脸,又拿出自己的棉外套给少年披上,还拿出值班打算填肚子的水果和饼干给少年先吃点,垫垫肚子。

  少年情绪稳定下来。这才断断续续告诉卢保安,他姓江,名字里有个“付(音)”字,至于父母姓名,他自称“搞不清”。他说自己3年级就开始辍学了,父母经常打骂他,他也不喜欢他们,经常出走,这次胆子“大了一点”,打算跟着大货车“跑远点”,再也不想回家了。于是他看见安庆这家纺织企业送货的大货车底盘上有个备用轮胎的支架,上面有40厘米的空间,他就钻进去攀爬在支架上,一路上吃尽了灰尘颠簸之苦,还不时有碎石子飞溅到他脸上身上,他简直是胆战心惊,一路惊魂,总算颠簸到了六合这家印染厂大院里停下来,少年再也忍不住,失声大哭起来。哭声惊动了卸货的货车司机夫妇,他们左右寻找,终于在底盘上发现了这个少年,却怎么也不相信他竟然是一路跟过来的。

  婚前财产公证之举虽与传统意蕴的婚姻不谐和,但也是社会向前发展的产物,婚姻也需要契约精神。明确婚前财产的数量、范围、价值和产权归属,是解决婚姻、财产纠纷的可靠的法律依据,对于稳定家庭关系和财产关系,预防婚姻纠纷,还是有一定正面作用的。不过,夫妻始终不是外人,在钱财上也没有必要锱铢必较,算得那么清楚,谈钱伤感情。

  (连海平)

  卢保安问他身上有没有身份证什么的,少年掏了半天,掏出一百来块钱,还顺手摸出了3个打火机,卢保安问他会不会抽烟,故意递烟试探,可少年说自己不会抽烟,至于打火机少年也不说为啥一下子放了3个在身上。“这么个问题少年看了都让人心酸,大货车司机也不肯带他回安庆,我只能报警把其交给民警,否则落到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手中,他的未来还真让人担心!”卢保安随即报警,把这个少年交给了六合瓜埠派出所的潘警官。截至发稿,扬子晚报记者从六合警方得知,目前当地警方正试图联系安徽警方,将这个少年送回老家,并协调相关部门做好家长的教育工作。(记者 范晓林)

本新闻转载于澳门百家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